我一见你就笑 63风波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卷毛在第二天清晨被送往火化处理局,忙了一早上,又一夜没睡,许筱宁红着眼睛靠在副驾驶的皮椅背上,呆呆的望向窗外。

  安靖同样的,眼睛中布满红血丝,一不发的开着车。

  低沉的气压在密闭的空间中环绕,两个人各怀心事,各自沉默。

  许筱宁没想到靳竟然会这么对自己,她认识的他,一直都很儒雅,却没想到时间会让他的心中只有利益。

  这十年来,靳无论是为了金钱还是权利,又或者,是他是因为他所谓的“喜欢自己”,而答应跟自己结婚,两个人之间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。现如今他竟然如此卑鄙的欺骗并侵犯了自己,又那么残忍的摔死了卷毛,让许筱宁觉得,是不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靳。

  安靖的心情自是不而喻,她怨恨自己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出去采风,在许筱宁最需要自己的时候,没有陪在她身边,许筱宁现在就只有自己了啊,在她最脆弱的时候,自己却想着该怎么逃避那天晚上的话题!自己真不是人!

  车子穿梭在密集的车流中,许筱宁手上的伤口简单作了处理,有的已经结痂,如果卷毛可以跟自己的伤口一样就好了,总有一天会痊愈,可卷毛却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

  安靖转过头看了一眼许筱宁,许筱宁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她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许筱宁的手,许筱宁明显的回缩了一下,环抱起双臂,将自己手上的伤口藏起来。

  “筱宁-”

  “安靖!”还不等安靖开口说什么,许筱宁就打断她的话,“送我回家吧。”

  “筱宁,我陪你吧。”安靖试探性的问道,她不明白许筱宁说要回的家,需不需要自己留下来。

  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  “筱宁,对不起。”

  许筱宁摇了摇头,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。

  一路上车子穿过繁华的淮海中路,再到宁静的永嘉路,车外发生的一切,都与自己无关了。

  车子拐了个弯儿,停到小区内的甬道上,许筱宁打开车门走下车。

  安靖望向她的身影,沉默了一会儿,打开车门也走下去,她快步追上许筱宁,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她。

  许筱宁显然没想到安靖会跟上来,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背后的人压根儿没有放手的意思。

  “筱宁,我们结婚吧。”安靖开口说道,声音坚定而有力,听起来就像考虑了很久之后做出的决定,并不是一时冲动。

  许筱宁听到这句话,眼泪遏制不住,顺着眼角滑落,身体随着抽泣声轻颤着,

  “筱宁,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来照顾你。”安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一字一句,真真切切,

  “我的爸爸抛弃了我跟妈妈,所以一直以来,我害怕婚姻会给我带来伤害,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不给你任何承诺的借口。筱宁,相较于婚姻给我带来的恐惧,我更害怕会再次失去你。对不起,在你最

  需要我的时候,我没有陪在你身边。我知道卷毛在你心中的位置,它在我心中也同样重要,所以,可不可以,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一起带着卷毛的心意,留在你身边?”

  安靖说着说着,眼睛中也渐渐充满泪水,失去卷毛的痛苦,自己不会比许筱宁少,而现在的她,只想呆在许筱宁的身边。

  许筱宁吸了吸鼻子,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可靳为了我爸爸公司的股份,不会那么容易跟我离婚的。”许筱宁摇了摇头,“我们没办法结婚啊,他会伤害你的,安靖,我不想你受到伤害!”

  “筱宁,上次你为了让我不受到伤害,消失了十年,这次你还想要离开我几个十年?相信我好吗?我会让靳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。”安靖回想起十年前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,现在的自己,绝对不会像十年前一样坐以待毙,新账旧账一起算,靳从自己这里拿走的东西,自己一定会全部拿回来!

  “安靖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!”许筱宁坚定地说道,“靳在婚姻中欺骗了我很多,原本我并不想起诉他,现在的情况,我已经没办法再原谅他了。”

  “筱宁,我会陪着你,绝对不会离开。”安靖擦了擦眼角的泪,走到许筱宁的面前,把她抱在怀里,

  “安靖谢谢你。”

  “筱宁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你要不要跟我结婚?”

  许筱宁没有回答,一口咬到安靖的肩膀上,安靖吃痛,不明所以的看向许筱宁,

  “你咬我干什么?”

  “卷毛说可以。”

  “你被卷毛附体了?”安靖瞪大了眼睛,随即两个人都笑了起来,

  眼泪在眼角滑落,混合着笑容,消失不见,

  “筱宁,我会代替卷毛,一直陪在你身边的。”安靖一字一字,说的坚定有力。

  十年前。。。

  安靖依稀记得那个让她受尽曲辱的下午。

  许筱宁消失的一周后,安靖终于意识到事情发展的严重性,她打许筱宁的电话,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,发微信就如石沉大海,没有收到任何回复!

  而这一切,跟许筱宁一直秒回自己消息的习惯完全不符合。

  直到白暮雪打电话来,告诉自己寝室来了几个人,把许筱宁的东西都带走了,她才意识到,许筱宁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

  她急匆匆的赶到许筱宁的寝室,迎面碰上站在一旁指挥的靳。

  安靖心中忐忑,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靳?”安靖走过去,焦急地询问,“筱宁呢?”

  “你问我吗?”靳指了指自己,冷笑了一声,“你该问问你自己吧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啊?”安靖心中担心是不是许筱宁出了什么事,焦急地问道,“筱宁,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安靖啊,”靳拨了

  拨自己的头发,高傲地抬起头,“你给筱宁带来了不少麻烦,她不想再见到你,你不要再找她了,你找不到的。”

  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安靖从震惊中回过神,“筱宁她怎么可能突然消失了,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你告诉我,她怎么了?”

  “安靖啊,筱宁,要是有事情,我还会在这里吗?我都说了,她不想再见你,她觉得你很烦,很讨厌,很恶心,所以她才走了,你明白吗?”

  “你,你说什么?”安靖浑身一颤,手不自觉的抖着,

  “我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?她觉得你们的关系让她觉得恶心,所以她走了!不会回来了!”

  “你胡说!筱宁在哪儿?你告诉我!”安靖一把拽住靳的衬衫领子,

  靳不耐烦的推开安靖,直接用尽全力将她推到在地上,走过去,拍了拍安靖的脸,不耐烦地说道:“想知道筱宁在哪里啊?求我,我就告诉你!”

  “我求你,筱宁在哪里?我要她亲口告诉我。”安靖的眼睛中溢满泪水,一滴一滴,顺着眼眶掉落下来,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?我劝你放弃吧,筱宁,永远不可能属于你的!”靳丢下这句话,冷笑了一声离去,

  安靖跌坐在地上,心里像被剜去了一大块,灵魂被抽离,只剩下一堆行尸走肉。

 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,辅导员竟然把安靖叫去谈话,许筱宁办退学手续的时候,有家属来举报,是因为安靖的骚扰才退学的,学校出于保护声誉,将这件事压了下来。

  安靖却被记了一次大过,她心里明白,这件事是靳故意这么做的,靳喜欢许筱宁,自己一直都知道,只不过她忽略了靳对自己的怨恨,竟然大到,想要彻底摧毁她。

  这件事在系里闹得沸沸扬扬,安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,她不相信许筱宁会这样对自己。而这一切,她独自承受了十年,安靖从没告诉过许筱宁靳对自己的羞辱跟污蔑,在她的心里,许筱宁没必要知道这些会让她烦心的事情。

  可安靖不知道的是,许筱宁当时让靳去寝室收东西的时候,想要让他带封信给安靖,只不过靳故意没有给罢了。

  “靳哥哥,我想让你给安靖带封信。”

  “恩”靳接过那封信,答应的信誓旦旦,但那封信,却被他丢掉了。

  那封信写的是:

  “安靖,我的妈妈得了癌症,在她知道我们的事情的时候,一直很反对,她威胁我如果不离开你,就会放弃治疗,毁了你的人生。在所有的选择中,我选择了最不想的方式,那就是离开你。但我想这只是缓兵之计,等我妈妈开始接受治疗,我会想办法再联系你。这几天我被软禁在家里,所有的通讯设备全部被切断,不是故意不理你的。所以今天我拜托靳将这封信交给你,希望你可以看到,好好的完成学业,然后来找我好吗?我在美国等你,希望你也不要放弃我好吗?”

  许筱宁一直不知道,安靖从来没有按照自己给她的信中的电话跟地址来联系过自己,是因为安靖根本就没有看到过这封信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许筱宁觉得安靖抛弃了自己,伤心欲绝之下,又受到自己妈妈的威胁,才选择了跟靳开始了有名无实的婚姻生活。她怨恨过,痛苦过,甚至自杀过,如果没有再次遇到,两个人,应该会就此错过吧。

  不过这一切,都只是如果,现在她重新遇到了安靖,便再也不会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