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62冲突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外出采风要比在棚里拍摄辛苦的多,自然景色还好说,但遇到需要拍野生动物或者原地居民的风俗文化之时,只能去非洲南美洲那些荒芜的野生世界,每次出关之前,都要接种乱七八糟的防疾病疫苗。

  自从许筱宁掌管了摄影部,安靖也就没什么心思出国去拍那些高级的照片了,杂志社本着人性化的政策,出国采风的工作也就交给国外的摄影师了。

  所以安靖也只是在国内转悠,这次去的地方是苏州的一个小镇,开车也近,只不过地区偏远,信号并不好。她到达酒店之后,第一时间跟许筱宁报告着自己的行程。

  “筱宁,出了酒店,信号差的要死,待会儿我去采风,就不打给你了。”

  许筱宁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声,她拿起手机看到安靖发来的消息,简单的回复了个“恩。”

  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,说不介意,是不可能的,安靖跟自己,之间总是隔着些无法交流的障碍,两个人即使在一起,却总感觉有一天会突然分别。

  有些事情,不彻底解决,而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,当下虽然装聋作哑的没什么,总有一天会爆发,那个时候,怕是没办法挽回了吧。

  安靖有很严重的婚姻恐惧症,而自己也并未对婚姻产生过任何美好的幻想,这十年,她跟靳,被束缚在婚姻的框架中,让三个人都遍体鳞伤。

  许筱宁明白这种阴影是因为自己并未遇到对的人,但是安靖呢?她想要对自己负责吗?或者,她愿不愿意给自己一个承诺?

  “叮铃铃-”

  许筱宁望了一眼屏幕,接起电话,平淡的回应着,

  “喂?”

  “筱宁。”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,

  “靳哥哥,有事吗?”

  “没什么事,就是好久了,都没听到你的消息,你还好吗?”

  “恩,还不错。”许筱宁回应着,

  “晚上有时间吗?一起吃个饭。”

  “靳哥哥,谢谢你,今晚我有点事情,不太方便。”

  “是因为安靖吗?”

  “不是,她出去采风了,是我真的有事。”许筱宁回绝道,一方面是不想安靖误会什么,另一方面,是自己实在没有心情。

  “筱宁,抽点时间吧。”靳心里明白许筱宁只是不想跟自己再有瓜葛,“我们的离婚协议已经办好了,你需要再签些文件。”

  许筱宁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说道,“恩,好,晚上几点钟?”

  “七点钟,来我家吧。”靳说道,“我等你。”

  许筱宁答应了声好,挂断电话,屏幕的光亮渐渐暗了下去,屏保是自己抱着卷毛笑的很开心的照片,背景是安靖的家。

  安靖,我的答案一直都很清晰,你的呢?

  许筱宁下班后回到安靖的家,卷毛拖着胖胖的身体粘到自己的脚边,她抱起卷毛,冲他说道,“卷毛,陪妈妈到靳叔叔家走一趟好不好?”

  卷毛哼了一声,窝在许筱宁的臂弯里,随着许筱宁驶向靳的家。

  靳靠在沙发上,手里还拿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威士忌,他望了一眼桌上的文件,等待着许筱宁的到来。

  “叮咚-”门铃响起,

  他冷笑了一声,站起身,打开门。

  许筱宁闻到了轻微的酒味,皱了皱眉头,

  “你喝酒了?”

  “恩。”靳点了点头,闪开身体,许筱宁抱着卷毛走进屋内。

  “喝点什么?”

  “不用了,需要我签的文件在哪儿?”

  靳耸了耸肩,走到沙发旁坐下,指了指身旁的位置,“坐。”

  许筱宁走过去坐下,看到茶几上的文件,开口问道,“是这些吗?”

  “恩。”靳点了点头,

  许筱宁拿起文件仔细地看着,却发觉越来越不对劲,有很多文件上面根本就没有靳的签字。

  “靳哥哥,这些文件上面,为什么你都没有签字。”

  靳将杯中的酒喝光,看着许筱宁,“筱宁,你还是那么漂亮,可我已经老了。”

  “靳!你喝多了。”

  靳摇摇头,靠近许筱宁,擒住她的手腕,“筱宁,你知道我有多羡慕安靖吗?你看她的眼神,从来没有对我透露过。”

  许筱宁不自在的向后退着,却被靳死死地擒住手臂,“靳,有些话,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”

  “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?”

  “靳,你很完美,不应该在我身上浪费时间。”

  “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!”靳又问了一遍,声音中全是怨恨,

  “靳,安靖在我心里独一无二,没有人可以代替她的位置!”

  “是吗?”靳眯起眼睛,“她这么完美!为什么不愿意跟你结婚!还不是她心里没有你!但我愿意啊!筱宁,我愿意,只要你一句话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!”

  “靳,你胡说什么?”许筱宁心里一沉,靳是不是知道什么?

  靳放开许筱宁,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许筱宁,“这是安靖在我们医院心理科的资料,她有很严重的婚姻恐惧症!换了好多个医生,都没能治好她!筱宁,你也不再年轻了,别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根本没办法给你任何承诺的人身上好吗?”

  “靳,”许筱宁皱起眉头,语气也不在柔和,“作为一个医生,你的医德呢?你应该知道泄露病人隐

  私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,安靖她是什么样的人,我清楚得很,我愿意等!”

  “那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,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给我个机会!”靳像一头发怒的野兽,恶狠狠地吼出这句话,“许筱宁,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!”

  “靳,你自己也清楚,你当初跟我结婚的目的是什么!我妈给了你她在美国科里蒂医院占有的股份,你已经得到了你最想要的东西,还不够吗?如果你想要更多,对不起,我没办法回应你的

  感情!”

  “筱宁,我爱你!”

  “靳,你爱的是你的权利,你的金钱,我只不过是你得到这些东西之后,可以让你锦上添花的附属品罢了!”许筱宁看向靳,这个男人,自己再了解不过,从小到大,做事的目的性非常强,他要的,自己没办法给,也不愿意给。“这一点,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  “许筱宁!”靳被戳中了心事,恶狠狠地擒住许筱宁,“你倒是比我想的更了解我,那你是不是也明白,我想要的到的东西,没人抢得走。”

  “靳,我不是物品,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,现在,我希望你明白,为什么我只会喜欢安靖,因为她喜欢我,很纯粹,不带任何目的性,与我能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利益无关!这些文件你不签字是吧?那我想我只有起诉离婚了!”许筱宁的耐心耗尽,原本还想跟靳保持君子之交,可现在,靳却不肯在离婚文件上签字,他分明是在拖延时间。

  其中缘由自己清楚得很,爸爸的公司马上就要上市,到时候自己占有的股份肯定会水涨船高,如果现在离婚,靳怕是得不到婚内财产的股份!

  “许筱宁,今天我就要得到你!”靳擒住许筱宁的手腕,疯狂的把她推到沙发上,压倒她身上发泄他的□□!

  “靳,你疯了!”许筱宁不停地挣扎,“我是可以告你□□的!”

  “许筱宁!我们是夫妻!这罪名,不会成立!你应该履行一个妻子的义务了!”

  许筱宁拼命地推着她身上男人,靳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,随着他的暴动,许筱宁的手腕多了许多抓痕,靳落在自己身上的每一个亲密接触,都让自己感到无比恶心!

  “汪汪汪!”卷毛在一旁不停地狂叫,它似乎感受到自己主人受到了侮辱,用尽自己的力气,拼命跳上沙发,死咬住靳的大腿。

  靳吃痛,咒骂了一声,放开许筱宁,快速地起身想要把卷毛从自己的腿上薅下来,卷毛却紧紧地咬住不放。

  靳的大腿被卷毛死死抱住,卷毛的牙齿狠狠地嵌入靳大腿的肉里,无奈卷毛年纪大了,根本就没办法抵抗住靳,他发疯似的拽住卷毛的背后的毛皮,用力的把它从自己的腿上拔下来,愤怒的看了它一眼,狠狠地将卷毛摔倒地上!

  卷毛力气耗尽,又被重重的摔倒了地上,挣扎了两下,不再动弹。

  许筱宁从惊吓中回过神,脱离了靳的束缚,却看到卷毛被靳狠狠地摔在了角落,一瞬间心头的愤怒值达到顶峰,卷毛是自己的心

  头肉,她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它!

  不管三七二十一,许筱宁冲上去跟靳厮打在一起,对他又抓又挠又咬,生生的把靳的手臂咬下一小块皮肉,靳吃痛,也失去了理智,不停地推着许筱宁,许筱宁抄起茶几上酒杯,狠狠地打到靳的头上!

  靳捂着流血的头,眼睛中充满血丝,他不可置信的看向许筱宁,许筱宁竟然这么对自己!

  许筱宁跨坐到靳的腰上,冲着他的脸就打下去!长指甲划破了

  靳的脸,许筱宁新做的指甲里也多了几道血丝,有的指甲因为打得太用力劈断了,自己也留了血,却毫不在意。

  “许筱宁,你疯了!”

  “靳,我让你打卷毛!我草你妈!”

  许筱宁打够了,喘着粗气,从靳身上坐起来,快速的抱起卷毛离去。

  靳捂着头,瘫在地上,手上留下了血迹,他挣扎着拿起电话,拨通120。

  许筱宁焦急地看着卷毛,卷毛的身体微微动着,却始终没有醒过来,呼吸声越来越微弱,

  许筱宁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,嘴里不停的说着,“卷毛,千万别有事,求求你,求求你!我马上带你去医院!”

  许筱宁加快油门,向宠物医院驶去,宠物医院的医生看了卷毛的情况,争分夺秒的把卷毛抱到诊疗室,

  许筱宁焦急地等候在外面,眼泪止不住的“吧嗒吧嗒”往下掉,自己的衣服被靳撤掉了两颗扣子,衣服上指甲上还带着血迹,头发乱蓬蓬的,脸上的妆完全被眼泪弄花了。

  宠物医院的护士看了,关切的问道,“小姐,需要帮您报警吗?”

  “不需要。”许筱宁摇摇头,“卷毛怎么样了?”

  “别着急,医生在抢救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许筱宁带着哭腔,她现在真的很需要安靖。

  安靖在酒店的房间里修着图片,已经十点了,许筱宁从早上回了自己一个恩字之后,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,果然她还是在意昨晚自己的反应吗?

  希望这次的心理医生靠点谱,早点治好自己病。

  她拿起手机,拨通许筱宁的电话,

  “喂?”电话接通,那边却传来许筱宁抽泣的声音,

  “筱宁?”

  许筱宁听到安靖的声音,还是忍不住落下眼泪来,

  “安靖!”

  “筱宁?你怎么了?”

  “安靖,卷毛进医院了。医生说情况很不好。”

  “哈?卷毛为什么会进医院啊?”

  “靳,靳摔了卷毛。”许筱宁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委屈,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说着缘由,

  安靖在电话里震惊的不敢相信,靳竟然是这么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!“筱宁,你等我。”

  安靖快速的收拾好东西,发动车子往回赶,还好苏州离上海并不远,晚上也没什么车,

  当她赶到宠物医院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等在诊室外面狼狈不堪的许筱宁,她呆呆的望着地面,眼睛又红又肿。

  安靖脱下身上的衬衫,快步跑过去,披到许筱宁的身上,

  许筱宁看向面前的人,眼泪还在眼眶中打着转,紧紧地抱住安靖,

  安靖心疼的抱住许筱宁,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,“筱宁,对不起,是我来晚了。对不起,筱宁,对不起。”

  “安靖,卷毛它-”

  “卷毛怎么了?”安靖心里一沉,千万别是最坏的结果,

  “卷毛它,”许筱宁哭着说不出那个字,

  安靖看着许筱宁,眼睛里一瞬间溢满泪水,顺着眼眶滑落,“对不起,筱宁,对不起。”

  是自己来晚了,是自己没有陪在许筱宁身边,是自己的错,全部都是自己的错!

  许筱宁摇着头,“是我没有保护好卷毛。”

  安靖握紧了拳头,心中愤恨,靳,你竟然敢伤害许筱宁,还敢伤害卷毛!你等着!

  “筱宁,这不是你的错!”

  “安靖,靳他骗了我,他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。”

  “筱宁,你放心,今天靳所做的一切,我会加倍还给他!”

  “安靖,我不要你受到伤害。”许筱宁拼命地摇着头,靳在国内的势力,要让安靖一无所有太容易了。

  “筱宁,你相信我好不好,我会保护你!”安靖抱住她,十年前,靳给自己的耻辱,现在自己一定要加倍还给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