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59蓝眼睛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五十九章蓝眼睛

  这一年的情节,像大雨匆匆打击过的屋檐,掌管命运的神,可能只是打了个盹的功夫,就让原本分隔两地的情人,纷纷擦肩而过。也许是因为夏日时光的到来,神也渐渐苏醒过来,点了点手指,让原本连接的红线又重新拉近彼此已走远的人。

  三伏天过后,夏日也进入了尾声,恼人的蝉褪去了几层壳儿,展开翅膀飞走了。

  属于安靖跟许筱宁的屋子,在七点钟准时变得嘈杂起来,满屋子充斥着许筱宁跟卷毛哼哼唧唧的声音,

  “安靖,昨天洗过的内衣放到哪里了?”

  “安靖,今天我穿哪条裙子?”

  “安靖?今天早餐吃什么啊?卷毛的狗粮放到哪里了?”

  “安靖,今天我要涂那个色号的口红?”

  安靖站在浴室中的镜子前,不紧不慢的刷着牙,赤着的脚踩在大理石砖上,已经可以感受到些许凉意,三伏天过去了,再也不会那么燥热。

  安靖吐掉嘴巴里的泡沫,腾出舌头不清不楚的回答着许筱宁的问题,“内衣在柜子里第二层的抽屉里,穿黑色的长裙,早餐去楼下的喜士多吃三明治跟咖啡,狗粮在厨房下面的柜子里,就烤箱旁边的那的柜子,涂小羊皮的西柚色。”

  安靖回答完许筱宁的所有问题,将嘴巴里的漱口水吐出来,棕色的小卷发随意的绑在脑后,额头两端散下些许卷毛,正好修饰脸型。

  她打理好自己后,走出浴室,许筱宁已经换好衣服,站在客厅中的镜子前打着粉底。

  安靖走过去,从背后抱住许筱宁,将头埋进她的颈窝中,贪恋着许筱宁身上的香味,不愿离开。

  “你的衬衫我帮你熨好了,在那儿,你快去换衣服,上班要迟到了。”许筱宁指了指挂在不远处衣架上白色条纹衬衫,催促着安靖赶紧去换衣服。

  “再抱一会儿不行么?”安靖瞥了一眼那件被烫平的衬衫,心里被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填满。

  许筱宁转过身,在安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,“够了吗?快去换衣服,我要涂口红了。”

  安靖点点头,听话的走过去,将自己身上的t恤一把脱掉,故意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许筱宁,咬着下唇,带着诱惑的表情,穿上衬衫,扣子一颗一颗的系的慢慢系紧,“大爷,来玩儿啊?”

  许筱宁看着面前的戏精,眯起眼睛,开口说道,“安靖,今晚我要回家住。”

  “哈?不行!”安靖立马回绝道,“大爷,是我昨天表现的不好吗?”

  许筱宁涂好口红,走到安靖的对面拍了拍她的脸,“是你表现的太好了,已经让我连续迟到一个周了你懂吗?”

  “不行!”安靖的头摇成了拨浪鼓,

  “没得商量。”

  “那我去你家!”

  “安靖,你是不是狗皮膏药?”

  “许筱宁,不是你当初追我的时候了?非要黏着我到我家来住。现在追到我了

  拍拍屁股就走人啊?”

  “安靖,你跟谁学的这些啊?”许筱宁不可思议的看向安靖,这么不要脸的话,真不像从她嘴里能说出来的,

  “筱宁,你真的要回家啊,带我一起去呗,你说过不再丢下我的。”

  “安靖!”许筱宁看着面前可怜巴巴的人,心里一软,“我开玩笑的。不过说好了,以后不许害我迟到。你能答应吗?”

  安靖认真的想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“不能。”

  “反了你了?”

  “许筱宁,就算你八十岁了,我还是会缠着你不要你起床的。”

  “安靖,你要死啊?要么你不准早上勾引我,要么我回家住,你自己选吧。”

  “恩,都不行。”

  “那没得聊了,我今晚回家了。”

  “许筱宁,你自己长得这么好看怪我喽,明明是你的原因,为什么受到伤害的是我?”

  “安靖你!”许筱宁说不过安靖,她的逻辑无懈可击,自己找不到漏洞。

  “乖乖地呆在这里,你看看卷毛,明显在我这里开心多了,你那种高档小区,养狗的人那么少,卷毛都交不到朋友的,怪不得它在你家的时候总是闷闷不乐的,你看它在我这里,是不是活泼多了,吃得多运动的多,脂肪肝都没了,为了卷毛能多活两年,你也不能回去。”

  “安靖,你!你怎么歪理一套一套的?”

  “有道理的事情,怎么能叫歪理,所以,你不能回去,为了卷毛,也为了你自己。”

  “什么叫为了我自己,明明是为了你禽兽般的□□!”

  “筱宁,你怎么能这么形容我们的关系,我们情之所至,灵魂的交合,怎么是我的□□呢?”安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,“你看看你在我这里,精神状态比在你家好多了,我这里虽然不是高档公寓,可人文气息浓厚啊,这里可是长寿区。”

  “好好好,服了你了。”许筱宁走过去掐了一把安靖的脸,滑嫩嫩的,不得不说,在这里住着,确实很开心,无论是人还是环境,都让人感到很舒适。

  安靖偷笑了一下,走到厨房在卷毛的碗里倒入狗粮跟清水,卷毛慢慢悠悠的踱步过去,低下头吃着碗里的东西。她拍了拍卷毛的头,站起身对许筱宁说道,“许主编,我们也去吃早餐吧。”

  许筱宁扬起嘴角笑了笑,走过去挽上安靖的胳膊,“今晚罚你睡沙发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安靖点点头,反正过不了多久,许筱宁也会钻到自己的

  怀里来,大不了就两个人一起挤沙发喽。

  办好出院手续,蓝沐易陪着赵青青回到酒店房间,赵青青感激的说道,“三七,这几天真是谢谢你,回上海我请你吃饭。”

  “青姐,你现在就回上海吗?”蓝沐易问道,“不然请个假回家休养两天,你这身体刚好一点。”

  “三七,姐姐没事儿,”赵青青收拾好自己的行礼箱,“我现在回去,正好不耽误明天的上班。”

  “那你带着我一起回去

  呗?”蓝沐易怕赵青青在路上出什么事,赶紧接茬说道,

  “那你的车呢?”

  “哦,我拜托朋友帮我去还了,我现在没有交通工具,你带着我一起回上海呗,我为了救你,都没来得及给他们拍照,他们没给我钱,你要是不带着我一起,我也没钱坐车,只能徒步走回去了。”

  “三七,”赵青青突然笑了,“他们给你多少钱?我付给你,当做你救我的感谢费了。”

  “我不要你的钱,我要你把我送回上海。”

  “好。”赵青青一口答应,“那你先回去收拾东西吧,半个小时以后一楼集合,ok?”

  “没问题!”蓝沐易冲赵青青点点头,撒着欢儿的跑了出去,

  蓝沐易托着她的小型行李箱等候在一楼大厅,张经理看到了,赶紧跑过来想帮她提,蓝沐易警戒的看向周围,摇了摇头,压低声音对张经理说道,“张经理,我回上海了。”

  “小姐,您不去看一下蓝总吗?”

  “你放心,我跟妈妈通过电话了,人多眼杂的,别跟我靠这么近,省的被人发现了。”

  “小姐,您是酒店的继承人,被人发现了又怎么了。”

  “张经理,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,你赶紧去忙你的。”

  “可是小姐,你这次走了,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  “我放假就回来,现在在杂志社实习,可能会比较忙,回来的就不会那么频繁了。”蓝沐易开口解释道,“行了张经理,你赶紧去忙吧。”

  “好的,小姐,那需要帮你把车开到门口吗?”

  “不用了!你帮我把车开回家。”蓝沐易顺手掏出车钥匙递给张经理,

  “那您怎么回上海啊?”张经理接过钥匙,疑惑的问道,

  “我的司机来了、”蓝沐易嘴角扯出一抹笑,拍了拍张经理的肩膀,拉着拉杆箱向赵青青走过去。

  “三七,走吧。”赵青青冲蓝沐易招招手,

  蓝沐易走过去,伸出手,“车钥匙给我吧。”

  “干嘛?”

  “我来开车。你精神状态不佳,还是我来开比较稳妥。”

  赵青青把车钥匙递给蓝沐易,小小年纪,倒是挺会为人着想的。

  “对了,三七,你住学校吗?”赵青青问道,“先开回你们学校吧,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啊,我不住学校,”蓝沐易回答道,“学校今年扩招的厉害,宿舍不够用,我们摄影系的学生都自己在外面租公寓住的,学校会给补贴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啊。那先回你那里吧。”

  蓝沐易看向赵青青,故作焦急地说道,“完了,青姐,我回不去了,我救你的时候手机跟钥匙都掉到泳池里了,现在怕是已经汇入无垠的大海里了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办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先住酒店呗。”

  “你有钱吗?”

  蓝沐易摇了摇头,

  “你没钱住什么酒店?”赵青青心里愧疚,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,“怎么说你也是为了救我才丢了钥匙的,这样吧,今天回去也不早了,你要不先委屈一下,到我那里住一晚,明天我陪你去买手机补办手机卡,之后再找开锁师傅开门,你看行吗?”

  “不委屈不委屈。”蓝沐易求之不得呢,“青姐,谢谢你收留我。”

  “是我该谢谢你,你都是因为我才搞成这样的,别嫌我家小啊。”

  “青姐,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,怎么会嫌弃你家小呢,对吧,正所谓狗不嫌家贫,子不嫌阿姨丑。”

  “蓝沐易!你再说一句就下车。”

  “你说你急什么,开玩笑的嘛。”蓝沐易

  笑着说道,“青姐,你这么怕别人说你老啊。”

  “哪个女人不怕老?”

  “我就不怕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你还年轻!”

  “才不是呢,女人就像陈酿的酒,越老越醇香。我就不喜欢现在那些浮躁的小姑娘,依我看啊,我更欣赏成熟的女人,比如你,比如靖姐。”

  “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哈。”

  “你是在夸我吗?”

  “我是在说你油嘴滑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