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52腻歪两会儿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太阳渐渐落下,暗红色的晚霞在日头的身旁聚集,已经是晚上7点,天空还是充满了光亮。

  旧式的上海建筑,楼道中虽然已经换成了先进的声控灯,在炎热的天气下,还是散发出淡淡的潮湿的霉味,熟悉的味道进入鼻腔,打开了人体的生物钟,唤醒了脑海中的记忆,夏日中最恼人的三伏天到来了。

  安靖抱着卷毛走上三楼,楼道中的声控灯感受到脚步的震动,自动照亮,给昏暗的楼梯带来光亮,她掏出钥匙打开门,屋子里闷热的空气与门外楼道中的空气形成对流,带出的却是一阵热风。

  安靖叹了口气,把卷毛放到地上,走过去将阳台的推拉门打开,门外的风吹进,闷热的屋子现在除去了闷,只剩了热。卷毛热的直吐着舌头哈气,一进屋子就趴在地上不再动弹。

  许筱宁将包包放到一旁,卷起袖子把罩在餐桌跟沙发上的罩纱摘掉,屋子里长久没有人在,罩纱可以让家具不落尘土。

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两个人把该收拾的收拾完,屋子里也通了风,安靖走到阳台关上门,打开空调,不过五分钟的光景,温度就降了下来。

  许筱宁完全被汗水湿透了衣服,她抬手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水,身上粘腻的特别不舒服。

  “安靖,我要洗澡。”

  安靖正在厨房的电磁炉上煮着热水,手边还放着许筱宁喜欢喝的那款花茶,她回过头嗯了一声,“衣柜里了有干净的t恤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许筱宁拉开衣柜,从里面找出一件宽大的黑色t恤,她只比安靖矮了三公分,所以安靖的衣服她都可以穿。

  只不过安靖虽然瘦,可总喜欢穿大号的衣服,所以喽,她的t恤都到臀部以下,这样在家里就可以不用穿裤子了!

  “筱宁,花茶你要喝冰的还是热的。”安靖开口问道,

  “冰的呗。”她凑到安靖的背后,伸手抱住她,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洗啊。”

  安靖脸一红,转过身推开许筱宁,结结巴巴的说道,“你,你先去,我先煮茶!”

  “干嘛,你害羞啊。”许筱宁靠近安靖,伸出手环住她的脖子,“我又不嫌弃你胸小。”

  这一说不要紧,安靖直接红到了耳朵根,她局促的轻哼了一声,背后一下出了一身汗,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,别扭的说道,“你先去,我怕待会儿水沸了。”

  许筱宁笑了笑,渐渐地靠近安靖,“安靖,这里又没人,你不亲我一下吗?”

  安靖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,小心翼翼地低下头,在许筱宁的唇上覆上自己的吻。

  安靖的唇因为紧张而变得干涩,左边唇角的地方起了皮,许筱宁的唇感受到微微的刺痛,探出舌尖轻轻地舔舐着安靖那处干涩的下唇,干燥的死皮接触湿润的唾液,渐渐柔和下来,唇间柔软的触感又回来了。

  安靖探出舌尖轻舔着许筱宁的舌尖,轻舔一下又退回到自己的领地中,青涩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不敢贸然前行。

  许筱宁扣住安靖的脖子,夺走了安靖在自己唇上留下的气息,唇瓣相离的瞬间,安靖清晰地看到了两人的唇因为距离的拉开而拉长的细丝,在空气中断裂成两段,消失不见。许筱宁看了看安靖,凑过去吻了一下安靖被浸湿的唇角,故意的伸出舌尖在上面舔了一下,当作结束。她冲安靖挑了挑眉,转身走进浴室。

  这下可好了,安靖彻底蒙了,视觉上看来,原本那么恶心色情的一件事,现在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排斥,反而好像激起了身体中的某种欲望似的,一股冲动告诉她,这样的事情,越色情,越会让自己兴奋。

  “嗡嗡-”

  电磁炉上的水壶发出刺耳的声响,提示着安靖水开了。她按下停止键,打开壶盖看着里面咕嘟咕嘟冒着水泡的热水,心里也咕嘟咕嘟的静不下来。

  她将冲好的花茶倒进装满冰块的玻璃瓶中,冰块慢慢地融化开来,不一会儿,浓郁的茶香就飘散到空气中,原本浓郁的茶接触冰块,温度降了下来,味道也渐渐被冲淡,加入两勺蜂蜜,甜度刚好。

  安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一直到许筱宁从浴室中走出,还是无法平复。

  刚才她的脑海中闪现过各种淫邪的片段,现在看着许筱宁,这些想法非但没有被摒除,反而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清晰,自己这是怎么了?怎么能像发情的动物一样呢。

  许筱宁的头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肩膀两侧,赤着脚走了过来,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裸露着,视线往下一点,不自觉的聚焦在t恤下缘的那处隐秘的地方。

  安靖急忙低下头,躲闪着许筱宁的眼神,生怕被她发现自己有了龌龊的想法。“花茶泡好了,在餐桌上,我先去洗澡了。”

  许筱宁点了点头,刚要过去拉安靖的手,那人竟然躲开了,慌慌张张的逃进浴室,她这是怎么了?

  温热的水流从花洒中流下,顺着安靖的脸颊向下流去,原本以为洗个澡可以将脑海中的淫邪的杂念摒除,可闭上眼睛全是许筱宁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,甚至不自觉的开始意淫她没有穿衣服的样子!

  安靖心里一惊,猛的睁开眼睛,氤氲的雾气上升,看不清周围的环境,浴室门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,越看越像许筱宁。安靖惊恐的摇摇头,身影突然又消失了,现在竟然都出现幻觉了,怎么回事?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在党的光辉领导下成长起来的阳光好少年,从小老师就教导自己,要做一个正直的人,现在居然控制不住的总是想那会子羞于启齿的事,满脑子的

  知乎者也,哲学精髓全都想不起来了。

  安靖修长的手指扶住墙,撑住自己的身体,冰凉的触感通过手心传到大脑,热水顺着头发流到地上,脚下的水流曰曰的流入下水道。

  她大力的甩了甩脑袋,可就是没办法把那些污秽的想法除去,不行,待会儿出去一定不能被许筱宁发现了,不然她一定以为自己是那种不正经的渣男!

  浴室中的水声停了,不一会儿,安靖就穿着宽大的t恤短裤走了出来。

  许筱宁坐在餐桌前倒了两杯花茶出来,淡粉色的冰凉液体接触到玻璃杯,在杯壁上结下了一层水雾,她拿着其中一杯,正在品尝,安靖的那一杯,摆在旁边。

  安靖身上带着沐浴液的清香,坐到许筱宁的身边,拿起另一杯花茶一饮而尽。

  “安靖,你干嘛喝这么快?”许筱宁又重新倒满了一杯,

  安靖拿起新到的一杯,又咕咚咕咚喝进去,许筱宁见了实在觉得奇怪。

  “安靖你怎么了?这么渴啊。”

  “筱宁!漫漫长夜,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?”

  “做啊,你想做什么都行!”许筱宁突然笑了,安靖终于开窍了,

  “那我们开始复习吧!”安靖坐起身,跪坐在地上翻找着自己的课本,当她把高数的习题摆到许筱宁的面前的时候,许筱宁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安靖她!是不是真的是个性冷淡!

  “安靖!你认真的?”

  “对啊!”

  “安靖,我问你,”许筱宁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“你以为这么久了!我每个周末都大老远跑到你家来,就是为了学习的吗?”

  “汪-”卷毛突然叫了一声,似乎在表示赞同。

  安靖蒙了,许筱宁这话什么意思?自己不是傻子,怎么会听不出来她话里有话。

  “筱宁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你明知故问!”许筱宁气的双手插起腰,她倒要看看安靖该怎么解释,

  “筱宁,其实,我刚才脑子里,”安靖支支吾吾的,“全是你白花花的两条大腿,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,可就是控制不住。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很猥琐,所以我也不敢告诉你。”

  许筱宁看着安靖,她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,低着头不知所措,“安靖,我是你的女朋友,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的!”

  “不是的,筱宁,你在我心里是那么美好,甚至于,我觉得我对你产生一点邪念,就是在亵渎你的美好。苏格拉底说过,最好的爱情始于精神,而非□□。”

  许筱宁盯着安靖,这块榆木脑袋为什么就是不开窍,“所以你从不主动的原因就是在这里?”

  “恩。”安靖点点头,

  许筱宁怒极反笑,突然冷笑了一声,“安靖,你听着,最好的爱情,始于精神,忠于肉体,陷于才华!把你那套哲学理论从你的榆木脑袋里扔出去行不行!”

  “这话是那个哲学家说的?”安靖突然觉得很有道理,可搜索遍脑海中所有的哲学家,就是不记得是谁说过!

  许筱宁气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“我说的!”

  她走过去粗暴的扯着安靖的衣服,将她身上的t恤一把脱下来,安靖涨红了脸惊恐地看向许筱宁,局促的遮住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,
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我要干什么?我要你干我!”许筱宁冷哼了一声,粗鲁的将安靖推到

  到床上,直接走过去跨坐到了安靖的腰上,“安靖,今天你要是还磨磨唧唧的,老娘就跟你分手!”

  安靖彻底懵了,她的大脑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,可身体偏偏控制不住的就是鬼使神差的摸上了许筱宁的大腿,身体迫不及待的贴合近许筱宁,不知道如此激烈的性冲动,是不是因为自己没进化好?

  闷热的三伏天带来是瓢泼大雨,在两个人亲密的交合中从天而降,这场雨拉近了两个人的心,也冲破了所有的隔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