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51腻歪一会儿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小番外腻歪一会

  十年前的某一个三伏天

  “筱宁,宿舍实在是太热了,我跟青青我们俩准备周末出去开个房吹空调,你要不要一起啊。”白暮雪挥动着她手里的mini电风扇,不停地吹着自己的脖子,可汗液还是不住地流下来,她只穿了一条薄纱的睡裙,还是觉得燥热难耐。

  特别是她身上堆积的脂肪,相较于十年后的自己,更加不容易散热,要是她现在就能预想到十年后的自己能瘦成一道闪电,现在肯定会提前减肥,不吃零食!

  许筱宁一听,脸上露出坏笑,卷毛在自己家呆了两个周,由于各种缘由,自己已经好久没去过安靖家过周末,享受二人世界了。

  安靖做家教辅导的小朋友上个周期末考试,也就意味着这学期的辅导课已经结束了,这意味着什么!安靖周末的时间都是自己的了!

  想着想着,许筱宁竟然不自觉的笑出声,白暮雪看着许筱宁又犯了花痴的样子,不知道她又在意淫什么,“筱宁,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?”

  “听到了。”许筱宁脸上带着猥琐的笑,对白暮雪说道,“你跟青青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

  “你周末要回家吗?”白暮雪问道,这筱宁自从跟安靖在一起之后,周末就再没回过家了,难不成她也受不了宿舍的酷热,顶不住要回去了?“那我们把安靖也带去了啊,还能平摊房费!”

  “你敢!”许筱宁突然大叫了一声,“这么好的机会,我要去安靖家过周末,你们别坏了我的好事。”

  “哎呦,筱宁,看不出来,你还听奔放的嘛。”白暮雪摇着小电风扇凑到许筱宁的身边,八卦的问道,“告诉我一下,你跟安靖你俩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  “还哪一步呢!”许筱宁想起来就生气,每次好不容易有个可以一起过夜的机会,安靖那块木头就什么都不做,跟柳下惠一样就只抱着自己睡觉,平时晚上卡着点送自己回宿舍,一直就没有侵犯过自己!这次,自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!“你知不知道安靖那块木头!我跟她都在一起都快一年了!她竟然都没碰过老娘!上次我们去看夜场电影,我都想好了要在外面过夜,还特地提醒她带身份证!结果她花了半个小时给我解释看电影不用带身份证!你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嘛!就算她再笨,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,她竟然一点都没懂?”

  “这也是哈,安靖看起来挺正常一人,难不成真的像坊间的传那样,是个性冷淡!”

  “不会吧!”许筱宁一听脸都绿了,不过想想也是,自己跟安靖认识这么久了,这人满脑子都是她的哲学理论,正派的好像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,而是自己的哲学老师!接个吻都能羞得满脸通红,而且从来不主动!“暮雪,她要真的是,那我怎么办啊?”

  “你问过她没有”

  许筱宁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“我觉得吧,她可能是害羞吧,她不主动,你主动不就行了,但是啊,筱宁,我提醒你一句,要是

  安靖真的是个性冷淡,你还是得好好考虑考虑是不是还要在一起了,毕竟性生活也是很重要的,别因为一时冲动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啊,性别的性!”

  “哎呀,你烦不烦啊,暮雪,”许筱宁苦着一张脸,“就算她是性冷淡,我也要让她改变!”

  许筱宁看看时间,站起身准备去接安靖下课,她就不信了,自己还治不了安靖!

  白暮雪望着许筱宁离去的背影,默默地在心里替她捏了一把汗,这安靖要真是性冷淡,得尽早去看心理医生才行啊!

  周五下午的大课是所有学生的噩梦,不仅仅是因为快要期末考试,还因为三伏天闷热的天气,教室里没有空调,折磨的不只有学生,还有教授。

  阶梯教室中的教授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,打开课本给学生画着期末考试的重点,好在这是考试前的最后一节课了,待会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就可以吹空调了。他扶了扶眼镜,看着下面无人缺课的学生们,突然想到自己的大学时期,也只有到期末划重点的时候,学生们才不会翘课。

  “好了,同学们,重点已经画完了,祝你们都考得好成绩,最后我再多啰嗦几句,一定好好看重点,我不会有意为难你们,如果你们过了50分,我会从平时成绩中帮你们加到60,所以同学们还是要多多努力。”教授说完最后一句话,拍了拍桌子,说了句下课后,摸了一把头上的汗,虽然已经秃了顶,这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啊。

  安靖的汗水顺着眉毛滴落到面前的课本上,这是这学期的最后一堂课,一周后进行期末考试,自己手边的私活跟家教都告一段落,空出了大把的时间,这段时间要好好督促筱宁复习才是,省的那个总是上课睡觉的小懒猫挂科。

  她收起课本走出教室,许筱宁已经雷打不动的等在那里了,安靖开心的冲许筱宁挥挥手,跑到她的身边。许筱宁看着安靖满头大汗的样子,从手包中拿出纸巾,从里面抽出一张,温柔的替她擦着额头,纸巾上带着淡淡的香水味,是许筱宁常用的那一款。她笑着嗔了安靖一句,“你怎么上个课也上的满头大汗的,又不是去跑步了。”

  “教授划重点,几乎把一整本书的知识点都划上了,划了跟没划一样,”安靖抱怨了一句,三个小时,她就坐在那里划重点了,神经一直紧绷着,都没停下来过。她拿出自己的课本,翻开里面被画得五颜六色的纸张,举到许筱宁的面前,“你看。这一定是教授的阴谋,就是为了让那些翘课的同学多读点书,还美其名曰,过了五十分就让你及格,可明明题

  就是你出的,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。”

  “安靖,你一个学霸担心什么啊,该担心的应该是那些总翘课的人吧。”

  许筱宁拍了拍安靖,示意她向后看,赵青青几乎是扶着墙走出来的,她这个学期就没来上过几次课,今天划重点消耗了她大量的能量,现在整个人都要废了。

  赵青青看到安靖跟许筱宁,赶紧跑下去挂到安靖的身上,可怜巴巴的说道,“安靖,老娘能不能活命就靠你了,你一定要给力一点,

  那老头划重点把整本书都画上了,老娘根本看不完啊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青青,我周末整理一下,周一把笔记给你,你好好背,我想,及格应该没问题。”

  “安靖,你真是老娘的救星啊。”赵青青一下来了精神,掏出手机打给她新调到的相好,组织着晚上去蹦迪好好放松一下,明天可是周末!

  安靖看着赵青青离去的背影,无奈的摇了摇头,去年的考试青青也是靠着自己笔记才勉强没有挂科,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。

  “安靖,这周末你要干嘛?”

  “恩。”安靖想了一会儿,开口说道,“学期末,私活儿都做完了,昨天刚结了钱,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啊,然后回图书馆帮你补习。”

  “安靖!”许筱宁嘟嘟嘴巴,“学校太热了,我们带着卷毛去你家吧!有空调,这样我比较有学习的动力。”

  安靖想了想,自己确实已经两个周没见过卷毛了,点了点头,“恩,好啊,我也好久没回去了,家里肯定需要清扫一下,那里比较安静,也好给你补习。”

  许筱宁暗喜了一把,安靖啊安靖,这个周,老娘就让你变成老娘的人!

  “你晚上想吃什么吗?”安靖问道,

  “恩,我想吃你行不行啊?”许筱宁故意挑逗着安靖,

  安靖脸一红,不再说什么,紧接着岔开话题,“我先陪你回宿舍拿课本吧,待会儿去接卷毛。”

  “不用,我带个优盘就行了,课件都在里面,卷毛现在应该在校门口了,我拜托我家的司机送来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安靖牵着许筱宁走到校门口,隔着老远许筱宁就冲校门口靠在奔驰前的司机挥着手,

  司机看到许筱宁,打开车门,将卷毛从车后座抱出来,“小姐,您这周也不回家吗?”

  “恩,对了,爸爸他没说什么吧。”

  “放心吧小姐,许总知道您快期末考试了,所以也没说的什么。”

  “做得好。”许筱宁冲司机眨了眨眼,抱过卷毛,

  安靖站在一旁礼貌的跟司机打了个招呼,从许筱宁手中抱过卷毛,摸着它的毛,两个周不见,卷毛又长大了不少,卷毛伸着舌头不停地吐着气,看来这三伏天,不只是人受不了。

  “小姐,你去哪儿,我送你们过去吧。”

  “安靖快上车。”许筱宁打开车门,

  安靖道了声谢,坐进车内。

  车内的冷气开的足,原本被汗水浸湿的皮肤也渐渐干爽起来

  许筱宁望着安靖,她正抵着头专注的揉着卷毛的毛发,今晚就是今晚,安靖,你休想逃过老娘的手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