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47实习生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四十七章实习生

  刚回到家,卷毛就迫不及待在的安靖臂弯里动来动去,安靖蹲下身,将卷毛放到地上,卷毛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贴着地面来回蠕动,活脱脱一只肥胖的团子。

  许筱宁将行李箱放到一旁,打开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跟化妆品,走到床边,拉开衣柜将自己的衣服摆到第二层,那里一直空着一个位置,是安靖给许筱宁留的。最后将化妆品摆到洗手台上,一切准备就绪,刚走出来,就看到安靖已经坐在餐桌前,等待着许筱宁过来吃东西。

  安靖转过头,招招手让她过来,“筱宁,你快来尝尝。”

  许筱宁蹦蹦跳跳的坐到安靖身边,看着面前的才,惊呼了一声,“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吃椒盐小土豆。”

  安靖笑了笑,将筷子递给许筱宁,“吃吧。”

  许筱宁夹起一块炒的金黄的土豆,上面还挂着花椒跟辣椒,一口塞进嘴巴里,熟悉的感觉传来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“这土豆,我好久没吃过这么正宗的味道了。”

  “你还记得磊子吗?”

  “磊子?”许筱宁从记忆中搜寻着这个名字,后来还是摇了摇头,

  “那你还记得楼下的老街老味吗?”

  “哦,我记得,这是那个大叔做的?”许筱宁响起十年前楼下那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热情大叔,每次去都夸自己长得好看,让自己做他儿媳妇呢。

  “这是他儿子做的,就那个胖胖的男生。”

  “哦,是他啊,就是你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那个。”

  “恩,两年前叔叔去世了,这家店就由他接手了,他听说你回来,今天特意下厨做的。”安靖点点头,“他做的跟他爸比,你觉得哪个好吃?”

  许筱宁歪头想了一会儿,开口说道,“都好吃,不过叔叔做的更有味道,这个我也很喜欢。只是叔叔他,真可惜-”

  “人总会走那一步的,我也会。”

  “胡说,我可不要你死,我们要一起长命百岁。”

  “好。”安靖将青菜夹到许筱宁的碗里,“吃点菜。”

  许筱宁皱了皱眉头,她从小就不爱吃青菜,只不过认识安靖之后,那个人的生活太过于健康,迫于她的淫威,不得不吃而已,“我可不可以不吃。”

  安靖摇了摇头,表示不可以。

  卷毛鼻子灵光,屋子转完了,自然而然的就跑到餐桌下方,焦急地跳了两下,许筱宁趁安靖不注意,偷偷地夹起碗里的青菜,准备喂给卷毛,可还没动呢,就被安靖发现了,

  “你休想把青菜喂给卷毛,我这里有狗粮,待会儿会喂她的。”

  许筱宁苦着一张脸,将青菜吃进去,餐桌的前方就是阳台,窗外的雨渐渐变小,到了下午,天也渐渐放晴。

  许筱宁打开阳台的玻璃门,凉凉的风从外面吹进来,凉爽了不少,卷毛蠕动到阳台上,压低身体吻着地上的多肉,再确定不能吃之后走回屋子,只不过留下了一个个

  湿湿的小脚印。

  “哎呀,你这个小混蛋。”安靖急忙抱起卷毛,将它放进浴室,清洗着它的脚,浴室中传来水声混合着卷毛的不满声,不知道为什么,卷毛总是不爱洗澡。

  许筱宁偷笑了一下,默默地将地板擦干净。

  “筱宁,”安靖放下卷毛,走到许筱宁的背后抱住她,

  “恩?”

  “你要不要直接搬到我这里来。”

  “那我的房子怎么办?”许筱宁问道,“不然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啊,我那里更大一点。”

  “筱宁,你的房子,放在那里呗,你这么有钱。我住这里习惯了。”

  “那你求我包养你啊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安靖放开许筱宁,直接回绝道,

  “哦,你这么有骨气啊。”

  安靖笑了笑,走到阳台看着她的多肉,“知否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”

  “安靖,你还是放不下你外公吗?”许筱宁走过去拍着她的背,这套房子,安靖无法离开,是因为这是安靖的外婆跟外公留给她的,这里充满了关于亲情的回忆。十五年前,安靖的外公离世,葬礼上用的那张照片,正是安靖刚学摄影时拍的她外公的第一张照片,因为无法接受最疼爱的外公离世,她之后也无法再拍人像,每逢那个时候,她都会想起自己外公,而无法跟任何人交流。作为一个摄影师,无法跟拍摄对象正常的交流,是最为致命的。

  “恩。”安靖点点头,“我在这里长大,舍不得离开。”

  “既然这样,我就陪你在这里,这里有了我,你再也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。”

  安靖回过头在许筱宁的唇上偷了一个吻,软绵绵的,带着清凉的葡萄味。

  “你的唇膏好香啊。”安靖开口说道,

  “那你想尝尝吗?”许筱宁笑着环上安靖的脖子,沉溺在交互的气息中。

  甄风醒来的时候因为宿醉头痛快要死掉了,她伸手揉着额头,却发现自己一低头脖子就要断了似的。稍微转了转,“嘎嘣-”一声,就再也转不回来了。嗓子又干又痒,挣扎着的从沙发上站起身,踉踉跄跄的走到厨房,拿出一瓶冰水灌了下去。

  等等!自己为什么会睡在沙发上?床呢?

  她走进卧室一瞧,白暮雪脱得□□的躺在自己床上,还微微打着鼾,睡得正香!

  甄风身体上的疼痛让她一瞬间气的失去了理智,好好的你白暮雪睡床睡的倒是舒服!自己在沙发上窝了一晚上,脖子都快要断了,

  腰酸背疼。

  “白暮雪,醒醒!”甄风抬起脚踹了踹白暮雪,白暮雪轻哼了一声,转了个身继续睡过去。

  “白暮雪,醒醒!”甄风加大了踹的力度,

  “干嘛啊。”白暮雪不悦地吼了一句,

  “起床!”甄风扶着歪着的脖子,大声的喊道,

  白暮雪皱着眉头醒来,“你不睡觉鬼吼鬼叫什么!”

  “你也不看看几点了,赶紧起来!你个没良心的,让我睡沙发

  ”

  “是你自己昨天硬要自己睡沙发的好吗?”白暮雪抱怨道,

  “你放屁,这是我家,我怎么可能睡沙发!”

  “甄风,你不是想不认账吧。”白暮雪顺手扯过身下的床单把自己包起来,故作娇羞的说道,“昨天你把人家的衣服都脱光了,还装的人模狗样的,又不对人家做什么,非说自己不能酒后乱性,就跑到沙发睡了啊。”

  “哈?”甄风不可置信的说了句,“你为什么不会你家!”

  “你带我回你家的啊。”

  “你赶紧回去,别赖在我这里。”甄风丢下这句话,走进浴室冲了个凉,

  没想到她出来的时候,白暮雪非但没走,还冲了一杯咖啡喝了起来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走。”

  白暮雪举着咖啡杯靠近甄风,浓郁的咖啡的香味飘散出来,“你舍得吗?”

  甄风的脸突然刷的一下红了,赶紧推开白暮雪,“你要留在这儿也行,赶紧去洗洗,丑死了。”

  “你还嫌我丑。”白暮雪轻哼了一声,将咖啡杯顺手塞到甄风手里,甄风望着白暮雪离开的方向,举起咖啡喝了一口,吐了吐舌头,

  “这是什么?怎么苦成这样。一点糖也没有,这模特也太拼了,为了瘦身,这么苦的东西也喝得下去。”

  愉快的周末过得总是很快,到了工作日,安靖将车子停在杂志社大楼的门口,许筱宁看了她一眼,默契的开门下车,之后安靖将车停泊到地下车库。现在她们还是要低调一点,毕竟杂志社鱼龙混杂,到时候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八卦绯闻呢。

  周一早会,主要是总结上次杂志,讨论下期杂志的主题,何玲举着咖啡走进会议室,还未入座,就迫不及待的宣布着好消息。

  “各位,这期杂志的销量提升了54个百分点,总部决定给大家发放奖金,这几天大家辛苦了,今天的下午茶我来请,大家随便点。”

  原本昏昏欲睡的同事们突然都来的兴致,“谢谢何主编!”

  “对了,安靖,”何玲突然说道,“你不是一直说你们摄影记者部人手不够吗?我今天给你们派个帮手。进来吧。”

  何玲冲门口喊了一声,门外的人走进会议室,大家向门口望去,议论纷纷起来,门外的人看起来好小,利落的韩式小短发,简单的灰色t恤加褐色短裤加nike椰子跑鞋,带着黑色的棒球帽,笑起来有一个小虎牙,分不清男女的长相,作为男人太过于阴柔,作为女生又多了几分硬朗。

  “这是咱们杂志社来的新的实习生,人家可是00后,但是少年有为,在很多国际杂志上得过奖的,实拍人像的一把好手。今年刚大一,是上戏摄影系的科班生,能到咱们杂志社实习,你要好好待她。”

  站在何玲旁边的人开口说道,“大家好,我叫蓝沐

  易,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。”

  “甄风,以后就由你来带她!”何玲说道,

  甄风看着那个蓝沐易,长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啧啧啧,活脱脱一个小奶狗啊。有意思。

  “没问题主编,以后你就跟着我。”

  “甄老师,我会好好学习的。”蓝沐易笑着回答道,露出的那颗虎牙真可爱。

  赵青青在一旁看的眼睛都直了,这个蓝沐易,不就是那天在夜店叫她阿姨的那个人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