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29小半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二十九章小半

  夜晚的风凉凉的,通过车窗飘进车内,安靖的车里一直摆放着桂花味的香薰,香味被风吹淡,人也渐渐放松下来。

  车子打了个转向灯,拐进永嘉路的某一高档小区,停在门口。

  保安室中穿着保安服的大叔从里面走出来,敲了敲车窗,开口询问,“您好,请登记。”

  许筱宁摇下车窗对保安说道,“李师傅,这是我朋友。”

  “是许小姐啊,请进。”李师傅冲许筱宁笑笑,按下手中的按钮,蓝牙车杆抬起,安靖踩下油门进入。

  “我的车位在d区23号。”许筱宁指了指地下车库的入口,对安靖说道,

  安靖将车子停到甬道的路边,对许筱宁说道,“我不开下去了,你在这里下车吧。”

  “不上去坐坐吗?”许筱宁淡淡的说道,

  “不了。”安靖摇摇头,她不想上去,或者说她害怕,害怕会看到家里有别人在,如果她看到了靳,该如何面对?

  “安靖,到我家坐坐吧,我有话要告诉你。”

  安靖犹豫着,还是摇摇头,

  许筱宁看穿安靖的心思,她太了解安靖了,“我一个人住,上去吧。”

  安靖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,启动车子向地下车库开去。

  明晃晃的灯光照亮诺大的地下车库,新建的小区住户还没有全部住满,车位空了一大部分,安靖将车子倒进车库,关掉车灯,从车子中走下来。

  许筱宁打开车门走下车,对安靖说了句,“走吧。”

  电梯厅门打开,宽敞的空间,电梯墙上挂着高档餐厅或者咖啡厅的广告牌,极快的上升速度,让人一瞬间无法适应鼓膜的压力。

  “叮咚-”毫无感情的机械女声响起,“三十七层到了,厅门打开。dooropening.doorclosing!”

  安靖跟在许筱宁的身后走出电梯,在一处白色的防盗门前停住脚步。

  许筱宁按下密码,“吧嗒-”一声,转动门把手,打开门,

  “请进吧。”许筱宁对安靖说道,

  安靖点点头,走进屋内。

  许筱宁脱下高跟鞋,打开客厅的灯,宽敞的空间被照亮,黑白色系的欧式建筑风格,地板亮的可以找出人影。

  安靖低下头看向地板上映出的模糊的人影,站在门口没有移动。

  “汪汪-”

  伴随着微弱的叫声,卧室中跑出一团毛茸茸的毛线球,看得出来它很开心,虽然速度移动的慢,但还是嗅着气味粘到许筱宁的脚边。

  许筱宁笑着蹲下身,拍拍那团毛茸茸的团子,摸着它的头,

  安靖这才看清那是什么,一只胖胖的土狗,大概有四五十公分长,黏在许筱宁的身边不愿意离开。棕色的毛发有些暗淡,看起来年龄似乎很大了。

  “你还记得它吗?”许筱宁转过头对安靖说道,

  安靖盯着那个团子看了一会儿,突然惊喜的笑了,“是卷毛吗?”那只她跟许筱宁在夜市买的小奶狗!许筱宁带走了它!原来卷毛一直跟着许筱宁生活!

  许筱宁点点头,卷毛嗅着安靖身上的气味,围着她的周围不停地打着转。

  安靖蹲下身摸着卷毛的后背,软绵绵的毛发,最后干脆坐到地上将卷毛抱紧怀里,渐渐红了眼睛,

  “我以为我永远见不到它了。”安靖哽咽的说道,她的下巴抵着卷毛的头,卷毛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手。十年前许筱宁离开的时候,她以为许筱宁将卷毛丢掉了。十年不见,卷毛从一只小卷毛长成了大卷毛。“卷毛你还记得我吗?”安靖轻声的问道,

  卷毛在安靖的怀里轻哼着什么,渐渐地闭上了眼睛睡着了,年纪大的狗狗更容易困倦,安靖感受着怀里的那只团子,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。

  “安靖,卷毛一直很好,只是现在年龄大了,有点高血压,吃得太多,太胖了。”

  安靖擦擦眼泪,轻轻地揉着卷毛的背,“谢谢你,没有丢下它。”谢谢你许筱宁,没有像丢下自己一样丢下卷毛。

  “安靖,我不是有意丢下你的。”许筱宁坐到地板上,跟安靖面对面坐着,渐渐红了眼睛。

  “筱宁,你知道吗?这十年我有多想你。”安靖抬起头,看向面前的人,“我怨恨你丢下我跑去跟靳在一起,如果你告诉我,我绝对不会缠着你。”

  “安靖,我-”

  “筱宁,我怨恨你丢下我,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。”安靖慢慢地低下头,“即使这个人不是我。也许靳比我更适合你,他是个好人,所以当那天在摄影展我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,反而觉得庆幸,因为你选择的那个人不是别人,而是靳。你跟他在一起应该很幸福吧,现在让我再次见到你,我很高兴。至少我知道你还好好的生活着。不用每天都提心吊胆,担心你过得好不好。”安靖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,她抬手擦擦眼角,将眼泪拭去。这十年她走遍大江南北,在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的时候,每天都活在恐惧跟绝望中,而现在,她终于可以安下心来,也可以将她的执念放下。

  她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筱宁,但你知道吗?我给你的爱,绝对不会比靳给你的少。”

  许筱宁伸出手将安靖的眼泪擦掉,红着眼睛笑着看向她的眼睛,里面全部都是真挚。“安靖,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离开你?”

  “这不重要了,我希望你幸福。”

  “可没有你我怎

  么能幸福?”许筱宁开口问道,“安靖你知道吗?我妈妈过世了,因为癌症。”

  安靖抬起头望向她,眼睛里面是震惊。她愣了一会儿没开口说道,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十年前,她告诉我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,她威胁我,只有离开你嫁给靳,她才去美国进行治疗。如果我不同意,她就会毁了你的前程。对不起,安靖我没有办法。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毁了你的生活。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放弃治疗,

  安靖对不起。”许筱宁的眼泪滑落下来,她只有等,只有委屈自己,委屈安靖,委屈靳。

  安靖望着许筱宁,不知道该如何回应,“筱宁,对不起,我不知道这些。”

  “安靖,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。”许筱宁摸着脖子上的海豚项链,摇了摇头,“我跟靳过了十年有名无实的生活,可没人知道我在这段关系里有多痛苦。”

  “筱宁,对不起。”安靖伸出手摸着许筱宁的脸,指尖划过她的脸颊,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仿佛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。

  卷毛在睡梦中似乎了惊吓,突然弹动了一下身体,睁开眼睛发出呜咽声,安靖轻拍着它的背,

  “筱宁,如果我是卷毛就好了,可以一直陪着你度过那么难熬的时光。”

  许筱宁摇摇头,“如果你看到我那段时间的状态,怕是会吓到。”那段时间她每天夜里只能依靠吞服安眠药入睡,她多么希望就这么一觉睡过去,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那么痛苦的想着安靖。“安靖,我很高兴,可以找到你,原本我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如果找不到你,我就孤独终身,当做是当初离开你的惩罚。”

  安靖不停地摇着头,红着眼睛,笑着看向许筱宁,“我不要你再难过,筱宁,谢谢你,回来找我。谢谢你,告诉我这一切,谢谢你,让我觉得不是我的一厢情愿。”

  “安靖,所以现在,你还愿不愿意要我?”

  安靖摇了摇头,“不愿意。”

  许筱宁心里一沉,果然还是不行么?

  “筱宁-”安靖顿了顿,开口说道,“让我追你一次可以吗?别太容易就答应我,当初我就是太快被你骗到手,所以才让你对我为所欲为。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许筱宁突然笑了,

  安靖将卷毛轻轻地放到一边,靠过去,紧紧地抱住许筱宁,

  “筱宁,我爱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