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25该怎么办哦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一大早的摄影部就弥漫着不同寻常的气息,甄风就跟丢了魂儿似的瘫倒在自己的桌子上,埋下头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跟她平常叽叽喳喳撩来撩去的个性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。

  同样失常的还有安靖,冷着一张脸坐在座位上,环抱起双臂紧盯着面前的电脑,整整一个小时了,就跟一座佛像一般,一动不动,修图的界面就摆在那里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在看。

  气场太过于奇怪,其他的摄影师也不敢冒然过去打扰那两个人,只能悄悄地靠近赵青青,偷偷地打听着发生了什么事,可赵青青也不知道啊,这两个人这么不正常,是怎么了?

  筱宁昨天去见了安靖,是不是刺激到她了?那甄风是怎么回事?

  赵青青回想着昨天在摄影棚中发生的事情,仔细地寻找着蛛丝马迹。

  好像暮雪上了甄风的车,难不成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什么了?也不可能吧,白暮雪一个傻白甜,甄风一个玩咖,就算怎么样了也应该是白暮雪啊,怎么失魂落魄的变成甄风了?

  “何编说半小时后开会!”何玲的助理陶晶莹站到摄影记者部的门口,甜甜的说道,顺便冲王宁抛了眉眼儿,

  王宁会意,冲她挑挑眉,自己的未婚妻是个萝莉群爱好者,每天都穿不同的jk服来上班,每次看到心脏都砰砰跳个不停,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?

  “王宁行了啊,晶莹的脸都快被你看破了。”其他同事调笑着他们,

  陶晶莹红了脸,娇羞的嗔了句讨厌,赶紧跑开。

  王宁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,红着脸嘿嘿笑着。

  只不过突然感受到背后一团黑火袭来,冷不丁打了个冷战,他回过头一看,甄风顶着一大圈黑眼圈站在自己身后,冲着自己冷笑了一声,就跟个失去灵魂的僵尸一般飘了出去。

  王宁吓了一大跳,这甄风是不是中邪了?

  一波未平又一波又起,他刚刚平复了一点儿,安靖又冷着脸从他身边走过,白了他一眼后从他身旁飘了过去,安靖喉咙里发出的那声轻哼他听得清清楚楚,这大早上的自己是不是得罪谁了?今日的黄历是不是专门克自己的?

  甄风走进洗手间,靠在洗手台上,拧开水龙头,将清凉的水泼到自己的脸上,混沌的思绪并没有变清晰,反而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倒是一件件想起来了,细节一幕幕的涌入自己脑海中,越想可以忽略越是清晰。

 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以后一定要戒酒!为什么酒后乱性的人偏偏是白暮雪,她可是自己的死对头,以后要是见了她,该怎么面对啊!

  甄风苦恼的抓着头发,无奈就那么短的板寸,根本抓不起来,抓了个空,只能烦躁地挠着头皮。

  不一会儿,安靖也进来了,她同样打开水龙头,将清凉的水撒到自己的脸上,额间散下的刘海儿被水打湿,贴在脸颊,她看向镜中的自己,一瞬间竟如此陌生。

  甄风疑惑的看向安靖,他不正常也就算了,安靖怎么也这样,

  “哎,

  你咋了?”

  安靖回过头看了甄风一眼,清晰地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“你的脖子。”

  甄风这才仔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脖子,这他妈被白暮雪嘬的跟个马蜂窝似的,这让她怎么见人,完了完了,这女人是想毁了自己,肯定一大早的被人都看光了。直接脱口未出,“我靠,白暮雪是不是有病!”

  “哈?你说谁?”安靖心里一惊,白暮雪?

  甄风突然怔住了,不好意思的看着安靖,“我不是故意的,不不不!是白暮雪故意的!”

  安靖叹了口气,“你在这儿等着。”

  “去哪儿啊你!”甄风问道,

  “给你拿遮瑕!”安靖白了她一眼,走回位子从包包中拿出遮瑕回到洗手间,

  “安靖,谢谢你啊。”甄风感激的看着安靖,“昨天是个意外,你不会怪我吧。”

  “哼?你说呢?”安靖拿着气垫轻拍着甄风的脖子,距离靠的近,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就太过于亲密,经过她们身边的女同事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笑,可两个人的心思都不在那上面,也就没注意到。

  “真的是个意外,而且昨天你家白暮雪占了大便宜!”甄风苦着一张脸抱怨道,可又不能告诉安靖是自己被她破了处,这也太没面子了。

  “甄风,暮雪跟我认识十年了,我希望你别辜负她。”安靖嘱托道,“你们要交往,我没有意见!”

  “不不不不,我们没有交往!那是个意外!”

  “甄风,做人要负责任的,暮雪就跟一张白纸一样单纯,别伤害她。”

  “安靖!”甄风突然握住安靖给她遮瑕的那只手,紧盯着她皱紧了眉头,“白暮雪跟张白纸一样?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她啊!”现在想来,自己可是被白暮雪灌醉的,而且那时候白暮雪可清醒的很,她越想越觉得这是白暮雪的一个圈套!不行!我要告白暮雪性骚扰,可这警察会受理吗?

  “甄风,你别乱动,还有一点儿。”安靖的右手扶住甄风的脖子,左手拍着她的皮肤,现在自己真的很想掐断她的脖子,没想到甄风这么渣,还不想对暮雪负责任!

  甄风感受到脖子上的力道加重,对安靖说道,“你轻点儿。”

  她看向安靖那张禁欲系的脸,棕色的半长卷发,随意的绑在一起,宽大的蓝白相间条纹衬衫加黑色修身西装裤,搭配着干净的小白鞋,真是可惜了这个美人胚子,浑身上下给人透露出一种性冷淡的感觉,若非如此,自己早就追她了。

  安靖轻哼了一声,表达着自己的不满,她微微皱起眉头看着甄风,自己比甄风高了两公分,所以

  直接抬起头跟甄风平视,不!应该是蔑视,“甄风,快开会了,如果不想被其他人看到你脖子上的吻痕,就安静点儿,别抱怨!”

  “你干嘛这么凶?”

  “因为你,太渣!”安靖“吧嗒”一声扣紧遮瑕的盒子,还不等甄风解释,就转身离开。

  甄风苦哈哈的望向镜子,里面的吻痕是被着不住了,但是昨天被白暮雪欺负了可是事实,为什么嘛,明明不是自己的问题!自己怎么就成了人人唾弃的渣女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