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24小绵羊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二十四章小绵羊

  甄风拍完最后一组照片,看着镜头中的女人,倒是个漂亮的尤物,就是脾气太差,不然倒是可以勾搭一下。

 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安靖,赵青青,许主编都已经不见了,这群没有义气的,说好来陪自己拍摄,最后居然一个一个的都抛下自己走掉了。

  甄风收起相机,冲白暮雪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,“kiwi,今天辛苦了,大家辛苦了,收工。”

  “哎哎,你那是什么表情,重新说一遍!”白暮雪眯起眼睛,冲甄风说道,

  甄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这白暮雪是不是没事找事儿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她重新挤出一个笑容,客气的说道“kiwi小姐今天辛苦了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小右,今天你们辛苦了,跟师傅的车回去吧。”白暮雪对自己助理说道,

  “雪姐,那你今天怎么回去?”小右问道,

  白暮雪冲小右使了个眼色,小右会意,点了点头,这白暮雪喜欢甄风的事儿在她们那个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,只有甄风不知道而已。

  小右走过甄风身旁的时候,冲她使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甄风看了,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这咋回事啊?

  甄风打了个冷战,将相机跟设备装到后备箱中,雨下得好大,看来今天去不了夜店了,也好,回家修身养性几天,过几天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。

  甄风走进驾驶室,按下启动键,车子发动,她转了转发紧的脖子,准备发车,谁知伴随着巨大的开门声跟关门声,副驾驶室突然多了个人进入。

  甄风瞬间被吓了一跳,捂住心脏看向副驾驶,骂了句“我草你妈,想吓死谁啊!”

  “鬼吼鬼叫什么!”

  甄风听到熟悉的声音,打开顶棚的车灯,明晃晃的内室被照亮,这才看清了来人,不是白暮雪是谁,她的发梢挂着小小的水珠,看来是被外面的雨打湿的,白衬衫贴在了身上,透露出若隐若现的白色的蕾丝胸衣,白皙的胸口扣子解开两颗,有水珠顺着滑到丰满的沟壑中,甄风赶紧别过头,咽了口口水,这白暮雪的身材太有料了。

  “你你你,你来干什么?”

  “去夜店咯。”白暮雪说道,

  “我今天不去。”甄风说道,

  “呦,你该性了!”白暮雪讥讽道,

  “大姐,你也不看看外面雨多大,下期杂志急着要你的封面,我还得回去修图呢。”

  “是嘛,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然来,你还想怎样。”甄风不耐烦的吼了句,“还不赶紧下车。”

  谁知白暮雪竟然自觉地寄上了安全带,指了指前方已经开远的房车,“呐,我的车开走了,只能麻烦你送我去夜店喽。”

  “你!”甄风摸不透白暮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不敢轻举妄动,“你到底要干什么啊!”

  “送我去夜店啊?”

  “大姐,今晚上这么大雨你还

  去夜店,你不要命了!”

  “怎么你担心我啊?那跟我一起去啊。”白暮雪眯起眼睛凑到甄风耳边说道,

  甄风闻到白暮雪身上的香水味,突然心悸了一下,这香水的味道怎么这么撩人?“谁担心你啊!我是担心你喝多了耽误明天的拍摄。”

  “那你陪我咯,不然我要是出了什么事,耽误了你们封面的拍摄,何主编还不得剥了你的皮。”

  “呵呵,你可想错了,现在是许主编负责我们摄影部,就今天来的那个大美人儿,温柔的很。”

  白暮雪“噗嗤-”一声笑出声,甄风居然说许筱宁温柔,筱宁啊筱宁,你还是走到哪里都用温柔的外表欺骗了所有人啊。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你笑什么!我们许主编可是一大美人儿,他老公肯定很幸福,不过,我觉得我肯定能掰弯她的!”

  “甄风啊甄风,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知道吗?”白暮雪的笑就没停下来过,“你们许主编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!”

  “我可告诉你,我有消息,听说许主编跟她的老公感情不好,这时候只要我趁虚而入不怕得不到她!”

  “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哈,”白暮雪嘲笑道,“那你知道许主编喜欢的人是谁吗你就这么自信。”

  “她能喜欢谁?”

  “甄风啊,以后你就知道了,为什么许主编会突然回国!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甄风问道,白暮雪分明就是知道点儿什么。

  “笑你螳臂当车自不量力!”白暮雪看向甄风,长得是好看,只可惜啊,许筱宁喜欢的就不是那一挂,所以啊,你这小白脸,姐姐就勉为其难收了你吧。“赶紧开车。”

  “白暮雪,你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?”

  “当然了,筱宁跟我是大学同学!”

  “哈?”甄风叫出声,“你们!”那这么说,许主编,赵青青,白暮雪还有安靖,她们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!怪不得今早上安靖表现的那么奇怪,可安靖不是哲学系的吗?这能跟许主编扯上什么关系?

  “我跟你们许主编可是同一个寝室住过的好闺蜜,要是不好好对我,分分钟让你们许主编炒了你。”

  “白暮雪你!”

  “快开车!伺候好姑奶奶,保你前程无忧。”

  甄风满脸不情愿的看向白暮雪,启动车子朝夜店开去。自己千算万算还是没逃过被白暮雪掌控的命运,为什么苍天如此不公啊!

  甄风早上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浑身瘫软

  无力,下腹部传来的不适感让她不得不从混沌的情绪中抽离出来,腰痛的快死掉了,她伸手抚上自己的腰,可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的胳膊却麻木的没有一点知觉,似有千斤重,这是怎么了?难不成自己惨废了?

  她睁开眼睛,皱着眉头停顿了几秒,转过头的时候呆住了,自己怀里躺着一个长发的女人,亲密的枕在自己的胳膊上,脸埋进自己的胸口,呼出的气息在自己的皮肤上一暖一冷,感觉真实的过了头!

  她腾出右手

  颤抖着拨开怀里女人的头发,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露了出来,她惊讶的大叫起来,腾的一下从床上弹跳起来,腰间的酸胀感让自己使不上力气,随着“嘎巴-”一声,腰间传来剧痛,就再也移动不了一步了。她就这么扶着腰瞪大眼睛看着床上的女人,不知所措。

  白暮雪被身边的人巨大的动作吵醒,揉了揉眼睛坐起身,身上的白色的床单滑下,露出丰满的胸部,两颗粉红色的小樱桃微微充血凸起。

  “你吼什么!”白暮雪的声音带着甜腻,

  甄风这才看清面前的女人的身体,性感的胸前全是吻痕,她惊出了一声冷汗,在低头看看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,也全是粉色痕迹。

  完了!这他妈不是做梦!是现实!

  “你你-你,我,我,我们。”甄风的五官全都扭在了一起,再感受一下自己腰间的酸胀,昨天晚上自己应该是被占便宜的那个,作为一个铁t,从来都是自己上别人的份,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,破了自己处的人竟然是自己最讨厌的人!“你他妈对老子做什么了?”

  白暮雪倒是显得淡定的多,开口说道,“你说呢?大家都是成年人,发生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  “你是不是,你是不是占我便宜了!”甄风问道,

  “我们是各取所需好吗?”

  看来是真的了,“你,你,那你是不是碰我了!”

  “真好笑,这像是没碰的样子吗?”

  “你你你,你他妈不是人!”

  “甄风,你还真的是拔吊无情啊,昨天给你口的时候你不是很爽的吗?”

  “你你你你,你根本什么都不懂!”甄风的眼睛里渐渐充满了泪水,指着白暮雪委屈的说道,没想到自己的“第一次”竟然被白暮雪夺走了,

  “干嘛?你又不是第一次跟女人上床,你还委屈了你!”

  “可,可,可从来没有人碰过我!”甄风快要哭出声,

  “哈?你是处?”白暮雪突然反应过来,看这样子甄风是个铁t啊!

  “白暮雪,我恨你!”甄风抽泣了几声,转身跑进浴室。

  “哎哎哎,你别哭啊!”白暮雪说道,昨天甄风那么老道,怎么看也不想自己是第一次被人进入啊,怪不得她昨天喊疼呢。

  甄风在浴室里带了一个小时,毫无声响,白暮雪怕出什么事,赶紧跑到门口,敲了敲门,安慰道,“那个,我不知道你是个雏儿,算我错了行吗?”

  “哎哎,你不会死在里面了吧,说句话啊你倒是。”

  “你也不亏嘛!对吧,我对你做的你也对我做了啊。你也爽到了是不是?”

  “甄风,你开开门,大不了我对你负责行吗?”

  “吱呀-”

  门突然被大力的打开,甄风穿着白色的浴衣站在门口,看起来洗了很多遍身体的样子。她冷冰冰的看向白暮雪,挤出几个字,“你滚!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!”

  “哎,你这什么态度啊?”白暮雪说道,“我都说了要对你负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!”

  “白暮雪,我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,事到如今,怪只

  能怪我昨天不应该喝酒!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
  甄风指着白暮雪说道,

  “你消消气,就算我昨天占你便宜了行吧。”

  “你不走是吧!那我走!”甄风走到床边,将自己的衣服捡起来穿上,

  “这是你家你走哪儿去?”白暮雪问道,

  “我去死行了吧!”甄风恶狠狠地瞪着白暮雪,

  “哎!”白暮雪拉住她,甄风气愤的掰开她的手,拿起车钥匙走出家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