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21薛定谔的猫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破天荒的,许筱宁没有出现!

  安靖停下脚步,看了看手表,七点十分,许筱宁没有出现在操场。

  她慢慢地绕着操场又走了一圈,还是没见到许筱宁的身影出现。

  她雷打不动的会来给自己送早餐,今天居然没来?是不是睡过头了?或者还在来的路上?

  安靖静下心来分析了一下,今天是周六,许筱宁睡过头的可能性大一点,自己是不是在等她一会儿?

  安靖又绕着操场走了两圈,许筱宁还是没有出现。

  她不停的张望周着围,寻找着那个本应该出现却没有出现的身影。最后希望破灭,今天早上她要去学校附近的小朋友补习功课,时间已经到了,许筱宁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,看来她不会来了。

  安靖恋恋不舍的迈动步子,一步三回头的走回宿舍收拾东西。

  赵青青自安靖回到宿舍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超强的低气压,她不禁打了个冷战,这只怎么了?

  “安靖,你没事吧?”赵青青关切的问道,

  “没事啊。”安靖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,

  赵青青明显感觉出安靖的不一样,自她认识了许筱宁开始,整个人开朗了许多,而现在的她,就像被人抛弃的小媳妇儿,一肚子委屈。

  “真没事儿啊?”

  “青青,我没事。”安靖整理了一下东西,“我去做家教了。”

  “哦,好,注意安全啊,过马路看着点儿。”赵青青看到安靖那副要死不活,心不在焉的样子,特地嘱托道,

  “谢谢。”

  这安靖怎么了?直觉告诉自己,绝对跟许筱宁有关!难不成两个人吵架了?

  破天荒的,白暮雪周末早上睁开眼睛,竟然看到许筱宁躺在床上!她惊讶的坐起来,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不敢相信的说道,“筱宁,你今天怎么没去给安靖送早餐啊?”

  “恩。”许筱宁有气无力的回答道,

  白暮雪瞪大了眼睛,觉得奇怪得很,许筱宁两眼空洞的望向天花板,一副被抽走了灵魂的样子。

  “筱宁,你没事吧。”白暮雪一股脑儿爬起来,跑到许筱宁的床边,手掌覆上她的额头,“你生病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许筱宁有气无力地回答道,

  “筱宁,你别吓我,是不是中邪了?”

  “没有,暮雪,你别担心了。”

  白暮雪听到许筱宁这么说,越发觉得奇怪,从昨天筱宁回到宿舍她就觉得不对劲了,她竟然没跟安靖一起吃饭,而且今早上也没有去给她送早餐。难不成!是因为自己的话让她们俩产生误会了!不会这么巧她们就谈论起那个话题了吧?安靖误会了?也没理由啊,筱宁不可能不解释的,不过换位思考一下,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有个这么优秀的男生,就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纯洁,自己也会介意吧!况且靳跟筱宁还定了娃娃亲!

  完了,真的是因为自己啊!

  果不其然,赵青青的电话验证了

  自己猜想。

  “暮雪,今天筱宁有什么反常吗?安靖今天一回宿舍就跟蔫了的茄子似的,特别奇怪!”

  “还说呢,筱宁也是,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。”

  “这两个人怎么了?吵架了?”

  “青青,可能是因为我说了不该说的?”

  “你说什么了?”

  “靳,就是跟筱宁定了娃娃亲的那个医生!”

  “啊,你说经常来找筱宁的那个帅哥啊!”0

  “是啊,重点是,他们两个不来电的。”

  “用你说,我当然知道,筱宁喜欢安靖啊。”

  “但是吧,我好像说错话了,你不在宿舍那天,本来筱宁是要留宿的不是,谁知那天筱宁答应了要去靳家吃饭,她把这事儿给忘了,靳找到学校来,正好让安靖遇到了,第二天她来给筱宁送包,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,把筱宁没回宿舍的事儿,还有她跟靳青梅竹马的关系都告诉安靖了。安靖那么细腻的一个人,肯定心里不舒服,你说她们会不会因为我的话吵架了啊!”

  “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啊!你这么告诉安靖她当然介意了,但她又不能让筱宁跟靳不来往!可不就只能憋着,憋着憋着心里当然有芥蒂啊。”赵青青咆哮了一句,这白暮雪可真是个“称职”的僚机啊!

  “那怎么办啊?”白暮雪愧疚地说道,

  “你别急,我有办法,把她们两个都约出来,见了面什么都好了。”

  “你快说怎么办啊?”

  “安靖去给小朋友补习了,下午拍完照大概四点钟回来,我们就分别告诉她们我们有事情,让她们去收发室取信件,时间一定要把握好!在这之前咱们先开导一下她们。”

  “哦哦,我知道了。”白暮雪挂断电话,悄悄走回宿舍,旁敲侧击的向许筱宁说道,

  “筱宁,昨天安靖来给你送包的时候,看起来挺关心你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许筱宁心不在焉的回答道,

  “还有啊,我觉得安靖是喜欢你的,只不过她吧,很不善于表达。”

  “哦。”许筱宁根本就没听进去白暮雪的话,她的心思一直在昨天安靖的反应上,突然说出口的话,会不会太快了,或者安靖压根儿就不喜欢自己,这样突然表露心声,会不会把她吓走,不然昨天晚上安靖为什么没有找自己聊天?

  “筱宁,我说什么你听到了没有!”

  许筱宁的思绪被白暮雪打断,

  “啊?你说什

  么?”

  “收发室下午有我的信件,但我下午约了朋友出去,你帮我拿一下。”白暮雪又说了一遍,

  “哦,好。”

  “你记住了没有啊?”

  “记住了,五点钟,收发室帮你拿信件!”

  “千万别忘了啊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许筱宁回答道。

  安靖走进一处静谧的巷子,阳光正好,透过就是的老上海弄堂映照在红色的砖瓦房上,她按下快门拍

  下转瞬即逝的印象瞬间。

  青色的墙上挂着旧式灯泡,灯泡下悬挂着一处门牌号,绿色的牌子上印着黄色字体,上面写着,乌鲁木齐南路58号,门牌下悬挂着竹条编成的花篮,篮子里面插满了满天星,安靖走近拍下这美好的一幕。

  她翻动着相机转换按钮,拍下的照片一张张从她眼前飘过,最终定格在一处。

  她的手微微颤抖着,将照片放大,里面的图象渐渐放大,显现出一张女孩的侧脸,她微微昂起头,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映照出好看的轮廓。

  安靖的嘴角弯出一条弧度,她看着上面的日期,9月10号,那个时候她还不认识许筱宁吧,竟然无意间拍到了许筱宁的照片。

  她拿出手机按亮屏幕,上面没有许筱宁的微信跟电话,却有两条收款信息,一条是做家教的小朋友的妈妈打来的学费,还有一条是奖学金下发的奖金,她看着上面的金额,是不是可以请筱宁暮雪青青一起吃个饭。

  可一想到许筱宁,安靖心里一紧,她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她是喜欢自己吗?可如果是这样,她为什么要否认,而且今天一天都没有联系自己。是自己想多了吗?从小到大,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将其他人全部挡在了自己的心门外,可偏偏许筱宁不同,她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的生活,也一步一步踏进自己的心。在那里生根发芽,这种感觉强烈到自己无法忽略。

  这就像薛定谔的猫,不打开盒子之前,永远不知道猫是死是活,因为不确定,所以才需要大胆假设不是么?

  安靖拿起手机,打开微信界面,打下几个字,“你昨天说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  犹豫了几分钟,又将打下的字删掉,这样会不会太奇怪了?

  安靖烦躁的揉了揉头发,算了,还是别打扰她了,许筱宁不找自己,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,自己也没理由去烦她!

  许筱宁一下午都盯着手机屏幕,手指一直停留在安靖的微信界面之上,纠结着要不要找她。

  当她看到安靖的名字变成“正在输入。。。”,手一抖,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可等了许久,也没等来安靖的微信。她像泄了气的皮球重新坐回椅子上,犹豫了一会儿,在上面打了几个表情发送过去。

  安靖的听到手机的响声,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界面,许筱宁找自己了!可上面却只显现出许筱宁撤回了一条消息。安靖耷拉下头,死气沉沉的回到宿舍。

  赵青青见安靖回来,赶紧迎上前去,“安靖!帮我个忙呗~”

  “啊?哦。”安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机上,随口答应了一句,

  “收发室刚才打来电话,说有你的信件,让你五点之前一定要过去哈。”

  “怎么突然有信来啊?”安靖问道,这个时代八百年了没人写信。

  “不知道啊,反正收发室打电话说有你的信,快点儿去,快到点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“安靖啊,其实呢,这筱宁有个青梅竹马的邻居家哥哥你知道吗?”赵青青不忘嘱托几句,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

  “这筱宁啊,单身了20年,一直没谈恋爱,我猜啊,她跟那个哥哥肯定是不来电的,不然早在一起了你说是不是。我觉得她心里一定是有别人了,你别想太多了哈,他们没什么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安靖奇怪的望向赵青青,

  “你知道?”赵青青问道,

  “恩,我去拿信了。谢谢你通知我。”安靖放下相机,走出宿舍。

  安靖前脚出门,白暮雪的

  电话后脚就打来了。

  “怎么样?”

  “她出门了。”

  “筱宁也出门了,快经过你们宿舍了,她们应该碰的上。你跟安靖解释了没有。”

  “她说她知道。”

  “哈?她知道?”

  “你下次能不能搞清楚状况再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“那她们两个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。”赵青青不耐烦的说道,“这得问她们自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