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12他乡遇故知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十二章他乡遇故知

  许筱宁望向车窗外,摄影棚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房车,车内的司机似乎知晓这次拍摄要耗费大量的时间,已经将车位向后调整,闭上眼睛打起瞌睡。

  赵青青将车子泊好,走下车敲了敲车窗,司机师傅听到响声,咳嗽了一声睁开眼睛。

  “钱师傅,kiwi进去了?”赵青青问道,

  “青青啊。”钱师傅打了个哈欠,隔着玻璃点了点头后,又重新闭上眼睛。

  赵青青回头冲那几个人点点头,甄风会意,从后备箱中搬出摄影设备。

  “安靖,愣着干什么,帮忙啊。”甄风望了一眼一直盯着许筱宁看的安靖,这安靖干嘛这么在意许主编?

  安靖白了甄风一眼,将目光从许筱宁身上收回,闷声不响的走到后备箱搬着设备。

  许筱宁在安靖走过她身边的时候,下意识的伸出手拉拉她的衣袖,熟悉的场景,一直养成的习惯,安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说了句,“许主编,进去吧。”

  甄风喘着气将设备摆好,想工作人员问道,“模特人呢?”

  “还在化妆。”白暮雪的助理见摄影师到来,赶紧迎过去回答道,

  “我就说不用着急吧,那姑奶奶化妆没两个小时结束不了。”甄风摆摆手,一想起白暮雪,心里就恨得牙痒痒,她倒在座椅上,看来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,昨天在酒吧里造的太晚,酒醒后头太疼了。

  许筱宁笑了一声,坐到甄风身旁,耐心的等待着,她本想叫安靖一起过来坐,没成想安靖却不见了。

  安靖走到摄影棚的楼上,木质的台阶踩在上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,楼上的人听到脚步声就知道安靖来了。

  白暮雪刚画完妆,还没来得及换拍摄的衣服,就兴奋地站起身跑到楼梯口,冲离她一步之遥的安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伸出手将她拽到自己面前,迫不及待的问道,“来了吗来了吗?”

  安靖白了白暮雪一眼,点了点头,“在下面等你,你快点。”

  “急什么,我就是要让她等。现在就要磨磨她的锐气,以后她才能没脾气的伺候姑奶奶我。”

  “你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,甄风混圈儿混了这么久,从来都是被人伺候她的份儿。”

  “姑奶奶就是偏不信这个邪,那些姑娘惯着她,我可不会。”

  “好好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安靖无奈的点了点头,

  “对了安靖,你过来看看我穿那套拍好看。”白暮雪拉着安靖走进试衣间,

  安靖本想逃,白暮雪有很严重的选择恐惧症,肯定要把所有的衣服都试个遍才能最终决定穿哪一套。

  可还没来得及拒绝,就被白暮雪拉进试衣间,苍天啊,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拍了。

  许筱宁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甄风没精打采的打起了瞌睡,赵青青看着许筱宁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  “青青。”许筱宁开口说道,“这些年,你们过得好吗?”

  赵青青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“我还好,只是安靖,她过得很不好。”

  “青青,安靖她-”

  “筱宁,你一声不响的就走了,没告诉任何人,我们还好,时间长了,也没觉得有什么,只是安靖,这十年你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。你走后她发了疯的去找你,可每次带回来的都是失望,她几乎去过国内的每一个地方,就为了去找你,国内去完了,又去国外,可茫茫人海,她又怎么能找得到?甚至我觉得她能活着就是为了能找到你。筱宁,也许你有你的理由,可你明明可以好好跟安靖分手的。安靖她不是那种会缠着你的人,至少让她知道你还好好的活着,好好的生活,她就不会再去打扰你跟你先生的生活。可你为什么要选择最极端的一种方式?你可真狠啊。包括你现在回来,是为了在安靖面前炫耀你离开她过得很幸福吗?你要么就消失一辈子,不要出现,至少这样她还会有动力活下去。可你现在算什么?压垮了她心里的最后一颗稻草,你难道没有良心吗?要这样一次一次的伤害安靖?筱宁,这些话本不应该我来说,可我跟安靖认识这么多年了,那天在摄影展,我从没见过她露出过那么绝望的神情,她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,你明白吗?”赵青青皱紧了眉头,“筱宁,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,请你不要再伤害她了。”

  “青青,其实,其实我-”许筱宁慢慢地红了眼睛,这十年自己的心里又好受到哪里去?她也曾经吞食安眠药过量,幸亏发现的早捡回了一条命,她无数次后悔离开了安靖,可当时的情况,她别无选择。“其实我跟靳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  “不是?哪种关系?”赵青青问道,

  许筱宁刚要回答,谁知身旁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声响,没过一会儿,甄风就唧唧歪歪的从地上爬起来,苦着一张脸说道,“你们怎么也不扶我一下。”刚才打瞌睡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,觉倒是醒了,就是吓了一大跳,她揉揉被摔痛的胳膊,爬起来重新坐待位子上,看了看腕表,说道:“呦,都过了一个小时了,怎么模特还没化好妆!”

  “应该快了吧。”赵青青说道,

  “安靖呢?”

  甄风环顾四周,确实没捡到安靖的身影,她露出猥琐的笑,神神秘秘的说道,“这安靖啊,肯定是去楼上跟kiwi腻歪去了呗,我就知道安靖不是省油的灯,kiwi也不是,她们来是不是-”甄风越说越离谱,配合着她脸上猥琐的笑,

  许筱宁也变了脸色,“你怎么这么确定。”

  “就是,你可别瞎说。”赵青青看了一眼许筱宁,赶紧打断甄风的话,

  “我怎么可能瞎说,kiwi每次喝醉了都是安靖去接的她,你说她们两个没什么,打死我都不信!”

  许筱宁握紧了拳头,铁青着脸站起身,

  “许主编你去哪儿?”甄风问道,

  许筱宁理都没理,自顾自的走上楼,

  “甄风啊,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!”赵青青给了她一个白眼儿,

  “怎么了?”甄风摸不着头脑的问了句,本来就是嘛。

  许筱宁气冲冲的走上楼,好你个安靖,一方面在赵青青面前卖惨,一方面竟然勾搭姑娘,还真是人前一套背人一套啊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心计,亏我刚才还为你心痛,现在,没了!

  二楼的化妆师完成了人物,跟白暮雪的经纪人跟助理坐在沙发上闲聊,不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上来就问道,“模特呢?”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杂志社的主编许筱

  宁!”

  “kiwi还在后面拭衣服,您请稍等。”经纪人也知道决不能得罪杂志社的主编还想着能长期合作,要是得罪了她,圈儿里消息传得那么快,以后可就不好混了。

  许筱宁知道了安靖的下落,不顾其他人的阻拦,径直走向试衣间,谁知试衣间的门刚打开,就看到门内半裸的女人挂在安靖的身上,暧昧的看着彼此。

  许筱宁握紧拳头,咬碎了一口银牙,气愤的喊了一声,“安靖!你在干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