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见你就笑 8柳暗花明

小说:我一见你就笑 作者:舍小予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15:10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八章柳暗花明

  “安靖每周周四下午跟周末都没课,她周四下午去摄影,周六下午去练吉他,平时晚上去图书馆上自习,周六与周日上午九点到十一点,去给附近的小朋友做家教,所以!我们能接近她的时间只有周四,周日的下午,你要要好好把握机会!”赵青青打听到的手中时刻表递给许筱宁,

  许筱宁看到安靖排得满满的schedule,感叹道学霸果然是学霸,时间排的这么满,哪儿有时间谈恋爱。不过也幸亏这么满,否则安靖这个香饽饽,怎么轮得到自己!

  “筱宁,时间差不多了,我在宿舍等我的好消息!”赵青青做了个鬼脸,冲她们挤了一下眼睛,“我一定视死如归!”

  “青青,你至于吗?现在可是和谐社会,安靖又不是反动派!”白暮雪安慰道,“筱宁,我陪着你等。”

  “谢谢,你们,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许筱宁感激的看向她们,

  “行了,我走了。”赵青青将桌上的照片捏起,拿到眼前欣赏了一下,连连点头,照片上面许筱宁站在树下,微微低着头,撩起头发,望着镜头笑得很甜,“量她安靖是柳下惠,看了这张照片也会把持不住的。”

  周六下午两点钟,午睡后宁静的午后,安靖理了理头发,她望向周围,赵青青不在,她起身拿起墙边的吉他跟谱架走出宿舍。

  入秋了,天气渐渐凉了起来,白色的t恤外面搭了一件素净的条纹衬衫,延伸到臀部的牛仔紧身短裤之下,包裹住紧俏的臀部,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,纤细的左小腿那里有一颗被蚊子叮出的小红点,痒痒的,安靖刻意忽略着。纯白色的鞋子踩在石阶路上,一路上经过许多石凳,却都坐满了小情侣。她皱了皱眉头,背着吉他琴盒,继续向前走着。

  这可苦了埋伏在她身后的赵青青,她踩着恨天高小心翼翼地走着,生怕鞋跟碰撞到砖块发出声音被安靖发现了自己。

  终于找到一处没人的地方,安靖将谱架摆在面前,将铺子从天蓝色的木质琴盒中取出放到架子上,取出琴调着音准。

  赵青青为了显得不那么可以,在不远处等了大约十分钟,踩着高跟鞋走向安靖,

  “呦,这不是安靖吗?这么巧啊。”

  安靖抬起头,看到赵青青,礼貌的说了句,“你好。”

  “安靖,弹吉他呢。”赵青青装作不经意的将安靖的谱子拿起,不停地翻动着,转过身遮挡住安靖的视线,快速地将许筱宁的照片放进去,又若无其事的转回身,把谱子放回架子上,“这也看不懂啊,算了,你自己玩儿吧。”

  安靖看着赵青青一气呵成的动作,只觉得奇怪,她就是为了跟自己搭个话?无辜的小眼神看了看赵青青离去的方向,继续着自己弹奏。

  “安靖?辅导员找你。”

  安靖的思绪有一次被打断,她看向向她跑过来的男生,是班上的生活委员,他留着板寸,长得黑黑瘦瘦,其貌不扬,如果说安靖内向的过了分,那这个生活委员则是毫无内

  涵的外向,喜欢结交各种类型的美女。

  “知道是什么事吗?”安靖问道,如果不着急,她想先把吉他放回宿舍。

  “好像是评校级奖学金的事,咱们系应该就是你了,他挺着急的,你赶紧过去吧,东西我帮你拿着,待会儿你来二教找我拿。拿了奖学金别忘了请客啊。”生活委员说道,

  “哦,谢谢你。”安靖礼貌的回答,不敢耽搁赶紧跑去辅导员办公室。

  生活委员走过去收拾着安靖的谱子,谁知里面竟然有一张照片滑落了出来,他弯腰捡起,看到照片上的人,眼睛都直了,他翻到背面,上面写着许筱宁,微信号:7855633.

  他露出猥琐的笑,这是桃花运来了啊。他见四下无人将照片收到自己的口袋中,将安靖的棋盒跟谱架拿起。

  安靖跑到辅导员办公室门口,踹了几口气将气喘匀,将额头上溢出的细汗擦干,敲了三下门。

  “请进。”

  “李老师你找我?”

  “安靖啊,快来。”哲学系的辅导员是刚研究生毕业留校的年轻学长,跟同学们也没什么代沟,一心为同学们着想。“这次校级奖学金评选,一年级里面综合各种条件,定了你,你来填写一下你的个人信息。”

  “谢谢李老师。”

  “安靖啊,你很优秀,但是呢,平时也要多多跟同学们交流,我听有些同学反应你有些高冷,人呢有性格是好事,但也不能过分,你说是吧。”

  “恩,我知道了,谢谢李老师。”安靖也没有辩驳什么,填写完自己的资料,准备离开。

  “好了,你去忙吧。”

  “李老师再见。”

  许筱宁见赵青青回来,赶紧迎上去问道,“青青,怎么样!”

  赵青青得意的笑了笑,“你说呢?”

  “啊,青青,你太棒了!”许筱宁兴奋地扑到她的怀里,

  “赶紧的。”白暮雪催促道,

  他们三个围到一起,等待着最终的结果。

  在提心吊胆了一个小时后,许筱宁的手机突然响起,

  她快速地拿过手机,打开微信,兴奋地说道,

  “她加我了!”

  “快快,给我们看看!”白暮雪催促道,

  许筱宁将手机摆到桌上,微信头像是一个笑的很猥琐的男生,上面写着,“美女,我捡到你的照片,不如约出来见过面!”

  三个人沉默了三秒钟,异口同声的说道,“安靖的头

  像怎么长这样啊?”

  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安靖居然是这种风格。

  “或许是她太低调了?”许筱宁疑惑的说道,

  “也是啊,的确跟以前风格不一样。”白暮雪也一头雾水,

  “你赶紧同意!”白暮雪说道,

  “等等!”赵青青及时喝止住,“你矜持点儿,先别同意,跟他先聊两句。要是三观差太多,我劝你也别追了。追上也得分手!”

  “那聊什么?”许

  筱宁问道,

  “你问她头像的事情。”赵青青说道,

  “哦,对!”许筱宁在回复框内写道,“你的头像是谁啊?”

  没过一分钟,又弹出一条消息,“头像就是我本人啊,不过我本人更帅一点,你见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赵青青打量了一会儿那个男生的头像,突然拍了一下桌子!“我想起来!我就说刚才看起来那么眼熟,这个男生是我们班的生活委员,特别猥琐!你的照片怎么到了他的手里!”

  “哎呀,我去,”许筱宁赶紧将手机扔到一边,怎么会这样!

  三人夜雀无声了几分钟,

  赵青青终于忍不住爆发了,“这安靖也太过分!不加微信也就算了,怎么能把筱宁的照片给那个猥琐男!”

  “筱宁,你别灰心,办法咱们再想。一定会成功的。”白暮雪无奈的摇摇头,这安靖确实有些过分。

  “算了,可能我跟她真的没有缘分吧。”许筱宁难过的说道,

  “你就该庆幸跟她没缘分,安靖这人奇怪也就算了,居然人品这么差!”赵青青气愤的说道,

  “你说什么呢?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。”

  “走到哪一步了?她这人也是够了!他过分了,要是真的那个猥琐男把筱宁骗出去了,出了什么事,她安靖付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  “我觉得安靖不是这种人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!”

  “还能有什么误会啊,这都明摆着的事了。”

  “赵青青,你怎么这么武断啊?”

  “我武断?我还不是为了筱宁好,我哪儿里武断了,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。”

  “还没弄清楚事情前因后果呢,你就瞎指责别人。万一里面有什么误会,大好姻缘不就被你毁了。”

  “姓白的,我明白了,你就是嫉妒我的美貌,身材比你好,才故意诽谤我!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嫉妒我跟安靖一个宿舍,你暗恋她好久了吧,但是你放心,安靖肯定看不上你这头飞猪!”

  “赵青青,你不讲理?”

  “你才不讲理,”

  “你不讲理!”

  “讲理讲理,我就讲理!”

  许筱宁被身边两个人吵得头都大了,原本心情就不好,被她们一吵更是烦躁,“行了,你们都别吵了!我去冲个澡,冷静一下!”

  许筱宁站起身拿起床边的澡篮走出宿舍。

  白暮雪瞥了一眼赵青青,没好气的说了句,“你还在

  这儿干什么!”

  “切,老娘还不稀得留在这儿。”赵青青轻哼了一声,折腾了一下午,她也累得不行。

  刚走回宿舍,就遇见正要出门的安靖,

  她气愤的走过去,问道,“安靖!你为什么把筱宁的照片给咱们班的那个猥琐男生活委员王帅!”

  “啊?”安靖疑惑的看向她,“什么照片?谁是筱宁?”

  “你还跟我装蒜!”

  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你说,今天下午你是不是见王帅了?”

  安靖点点头,“是啊,她在花园遇到了我,说辅导员找我有事,出什么事了吗?他人挺好的呀,还帮我把吉他拿回来了。”

  “哈?”赵青青理顺着头绪,恍然大悟,突然明白了过来,怕是王宁整理安靖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了照片,私自做主留下了,看来真是自己冤枉了她,

  “赵青青,你还有事吗?我现在要出去一下。”

  “没了没了,你赶紧去!”赵青青见安靖离开,赶紧拨通白暮雪的电话,

  “喂?找老娘干嘛?道歉的话,是要请吃饭的。”白暮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,

  “暮雪,真的是咱们冤枉安靖了。”

  白暮雪听完前因后果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“看来咱们可以开始pland了,这次可别出什么岔子了。”

  “你已经想好了?”

  “还没,但我觉得待会儿筱宁回来,咱们得好好商量商量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温暖的水流从头顶留下,许筱宁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,通过了这件事,她明白了一个道理,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强求,

  澡堂中的隔间挤满了人,阿姨走进喊了一声,“里面停一分钟凉水。”

  许筱宁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根本就没听到阿姨的话,还在自顾自的冲洗着自己身上的泡沫。

  安靖走进澡堂,刚把衣服放进橱柜走进内室找着空位,,就看到一个女孩从一间隔室中狼狈的跑出来,再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,突然捂起脸从自己的身边跑出去。

  她奇怪的摇了摇头,拎着浴篮走进隔间,谁知刚才跑出去的女孩忘记了拿她的澡篮,她拎起澡篮向后望去,已经看不到那个女孩儿的身影了,不过还好,澡篮上面写了她的信息,12号楼402室许筱宁。待会儿洗好送还给她好了。

  筱宁?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?

  许筱宁回到宿舍后,闷闷不乐坐到床上,嘟着嘴不再说话。

  白暮雪看到许筱宁回来,赶紧凑过去,“筱宁,我又有一个特别大的消息告诉你!”

  “好消息还是坏消息?”

  “天大的好消息。”白暮雪将微信的乌龙解释清楚,许筱宁的眼睛里突然放出光,可是马上又消失不见,

  “可我有一个坏消息?”

  “我刚才洗澡的时候,澡堂停了凉水,我的背被烫伤了。”

  “是吗?严重吗、我看看

  我有烫伤膏。”

  “不过这不是最不好的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“我跑出去的时候,正好碰到安靖了,都被她看光了,不活了!太丢人了。”

  白暮雪拿出烫伤膏,将它摸到许筱宁的背上,笑着说道,“你换个方向想,她会对你印象深刻的。”

  “这样的印象谁想要啊。”

  “哈哈哈,筱宁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。”

  “你还嘲笑我

  ”

  “咚咚咚-”宿舍门突然被敲响三下,

  白暮雪将烫伤膏收起,“我去开门。”

  可谁知门被打开的一瞬间,白暮雪一下傻掉了,紧紧地盯着门外的人,半天说不出话。

  站在门口的安靖穿着蓝色的格子衬衫,袖子卷起到手肘,露出纤细的手臂,浅色的短裤,头发还半湿着,脚上还穿着拖鞋,“你好,请问这是许筱宁的寝室吗?”

  “是,是!”白暮雪瞪大眼睛,冲门内喊道,“筱宁有人找。”

  “哦。”许筱宁穿着可爱的粉红色睡裙,走到门口,在看到安靖的一瞬间,心里一惊,露出喜悦之色,

  “你好,请问你是许筱宁吗?你把澡篮落在浴室了。”安靖看着面前那个好看的女孩儿,将手里的澡篮递过去,

  许筱宁接过浴篮,求救似的望了一眼躲在门后的白暮雪,白暮雪小声的说道,“约她吃饭!”

  “那我先走了。”安靖见门内的人没有回应,尴尬的回了句,

  “等等,谢谢你把浴篮给我送回来,要不我周六晚上请你吃饭吧。”

  “不用了,举手之劳。”安靖礼貌的拒绝道,

  “一顿饭而已,别拒绝我。拜托拜托。”许筱宁使出了她的必杀技,任谁看了都不忍心拒绝,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“那我们加个微信吧。”

  安靖正犹豫着,许筱宁继续说道,“总得把时间地址发给你啊。”

  “恩,那好吧。”安靖从口袋中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界面,

  许筱宁扫过安靖的二维码,强压住内心的喜悦,“那周六见。”

  “恩,周六见。”安靖回答道,

  许筱宁见安靖走远,兴奋地跟赵青青抱到一起,“啊,这是不是一场梦!”

  “是,是一场特大的好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