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凡秋沐橙小说豪婿 第826章 战落!

小说:叶凡秋沐橙小说豪婿 作者:全文免费 更新时间:2020-05-13 20:32:0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天下之下,望月河与成秦飞两人,针锋相对。

  拳脚相碰的瞬间,只若火山撞地球。

  掀起的风浪,直接震散了无边飞雪!

  于此同时,气浪炸响声中,秦飞的身子猛然一滞。

  紧接着,他出拳的右臂,便被望月河踏天一脚,直接踹断。

  “啊~”

  一声凄厉的惨叫,划破长霄。

  秦飞的整个身子,便在惯性的作用之下,直接朝着后方飞去。

  然而,望月河一招建功之后,依旧不依不饶。

  浑身威势再度席卷,凌厉一脚,再度瞬发。

  根本没有任何的僵持,滔滔之威,只若秋风横扫落叶。

  望月河接连两脚,便以摧枯拉朽之势,瞬间摧毁了秦飞的一切防御。

  最后一脚,更是直接踹在秦飞的胸膛之上。

  嘭~

  筋骨碎裂,血肉横飞。

  秦飞身上的肋骨,应声崩断。

  整个胸膛,就仿若气球一般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瞬间凹陷了下去。

  这一次,秦飞连惨叫都没来的及发出。

  整个人,便被望月河踹到了湖海之中。

  鲜血混着破碎的内脏,吐了漫天。

  哗~

  江海奔腾,掀起漫天涛浪。

  那溅起的水花,只若乱石穿空。

  卷起,千堆雪!

  抬头再看时,那处湖面,便只剩下了一片,刺眼的猩红。

  天河漫漫,风雪漫天。

  东昌湖畔,却是一片无声的死寂。

  所有人,都已经彻底懵了。

  刚才还叫嚷着,要拥立秦飞为江东新主的众人,顿时没了声音。

  就像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鸡一般,大张着嘴,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王杰希也是呆在原地。

  他死瞪着双眼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。

  刚才的欣喜笑声与风发意气,顷刻间当然无存!

  眼前的一幕,明显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  谁能想到,刚才踏水装逼而行,扬败剑神如败狗的秦飞,竟然在望月河手下,一招都没有走过?

  第一脚,就被踹断了手臂!

  第二脚,便被踏裂了胸膛!

  仅仅两个照面,几个呼吸,号称宗师之徒的秦飞,便被望月河生生踹死?

  次奥!

  “我去尼玛吧?”

  “这就是你口中的宗师高徒?”

  “这就是败望月河如败狗?”

  “我看就是一个煞笔吧!”

  良久的震颤之后,李二、雷老三等人,却是铁青着老脸,对着王杰希破口大骂。

  麻痹的~

  一招都走不过,两个照面便被人踹死了。

  就这等废物,也好意思毛遂自荐?也有脸觊觎江东的尊位?也敢藐视楚先生?

  谁特么给他的狗胆!

  李二、雷老三等人当时无疑要被气死了。

  他们原本寄以厚望的人,闹了半天就是煞笔而已,还让的整个江东在众人面前出了大丑,李二等人不气才怪。

  “哈哈~”

  “雷三爷,看来你们江东,不止盛产懦夫,还盛产煞笔啊?”

  “刚才牛逼吹得上天,我还以为多厉害呢?”

  “现在看来,就是一个煞笔啊。”

  “一招都走不过,两脚就被人踹死了。”

  “就这废物,还扬败剑神如败狗?”

  “哈哈~”

  “不行了,笑死我了~”

  果然,在短暂的沉寂之后,东昌湖畔观战的各地的武道之人,却是近乎笑抽了。

  人仰马翻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很明显,在经过刚才一战之后,整个江东,都俨然沦为了众人眼中的笑话。

  “哈哈~”

  “就这等白痴,你们也要奉为江东之尊?”

  “那你们,怕是连白痴都不如啊。”

  苏茜这时候,也是没忍住,直接笑了出来。

  冲着面前的江东众佬,肆意的嘲笑着。

  刚才还对苏茜耀武扬威的众人,无疑再没有声音。

  尤其刚才叫的最欢的光头男子,老脸难看,心中窘迫的很。

  其实,这光头男子也够窝囊的。

  臭脚捧了半天,谁曾想竟然只是个煞笔!

  如今又被苏茜指着鼻子嘲讽,光头男子要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“王杰希,我干你娘的腿!”

  “这就是你请来的货色?”

  “靠!”

  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。”

  “怪不得楚先生不待见你。”

  “你这煞笔,要我是楚先生,早就把你宰了!”

  “就因为你那好外甥,咱江东的脸,都被丢尽了!”

  李二等人窘迫之下,只得将满心的愤怒,全部发泄到王杰希身上。

  踹死他的心都有了!

  若是那秦飞,能挡住望月河一招,他们江东众佬,也不至于如此丢人了。

  “次奥!”

  “早知如此,还不如不让那白痴出场呢?”

  “屁用没有,光特么给我们丢人!”

  雷老三也黑着脸暗自骂着。

  毕竟,刚才的一战,丢的不止是江东的脸,也丢的是他们这些江东大佬的脸面。

  闹了这么大的笑话,日后他们走出江东,还如何做人?

  然而,面对众人的指责与斥骂,王杰希强忍心中丧亲之痛,竟然还反驳道:“是,我承认,我外甥小飞是技不如人。”

  “可是,小飞他再不济,至少有勇气出战。”

  “他活的英雄,死的的壮烈!”

  “总比,畏惧不出,当缩头乌龟的人,要强吧?”

  王杰希意有所指,冷声说着。

  在这边李二等人争吵不休之时,东昌湖上,凉宫映月却是笑着恭贺到:“恭喜老师,旗开得胜,斩杀华夏又一强者!”

  望月河摇了摇头:“一个蝼蚁鼠辈而已,杀他,我都嫌脏了我的手。”

  “三十年没来了,没想到,华夏武道,越加不堪了。”

  “净出这些,眼高手低的废物。”

  望月河轻蔑说着。

  随后,他转头,再度看向徐蕾:“徐小姐,既然这鼠辈已死,接下来,该到你了。”

  “我说过,他若不来,你便代他去死。”

  “要怪,就怪你所托非人吧?”

  望月河嘴角一瞥,老眸之中当即涌现一抹寒意。

  然而,就在望月河即将对徐蕾下杀手的时候,异变,再度横生。

  “大胆狂徒,吾之龙主的女人,你也敢碰?!!”

  一道低沉怒喝,从前方天地,悄然传出。